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怀念许乾雷君

作者:许乾雷2015-6-20 23:23分类: 朋友作品 浏览:(384)

/苦茶
 
1

 
   
牛年马月狗日,俺在新民路的一家烧烤摊上,遇见文远君。
   
苦茶先生可曾为许乾雷写了一点什么没有? 文君问俺道,
   
俺说没有。他就正告俺,先生还是写一点罢,许乾雷君逃离时空前曾和先生有同样被咬的遭遇。
   
这是俺知道的,俺初出茅庐,刚进入时空博客时,大概是因为新手之故罢,认识俺的博友甚为寥落。当俺想借名人效应,主动与名博建立链接时,常被人奚落,不屑一顾。
   
然而在这样冷漠的环境中,许乾雷君并未瞧不起俺,第一个与俺建立了友情链接。令俺欣喜若狂,感激涕零,每每想起,不能自已。
   
俺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离开者毫不相干,但对继续写博者,却大都只能如此而已。
   
倘使俺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妙手回春,使许君回头是岸,重回时空博客的怀抱,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俺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俺实在无话可说。
   
俺只觉得所处的并非正常的博客。十多个博友被狂咬时的愤怒,洋溢在俺的周围,使俺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
   
揪人即咬,是必须在神经错乱之后的。而此后那些所谓文人博客的阴险的论调,尤使俺觉得悲哀。
    
俺已经出离愤怒了。
   
俺将深味这时空非议的悲凉,以俺的最大哀痛显示于博客,使之快意于俺的苦痛,就将这作为离开者饯行的礼品,奉献于博友们面前。

2
   
真的博迷,敢于直面惨淡的点击,敢于正视疯狗的狂吠。
   
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胜利者?
   
然而编辑又常常为点击率而虑,以猎奇的标题,来吸引眼球,仅使留下虚伪的数据和微漠的悲哀。在这虚伪的数据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博客者暂得愉悦,维持着这毫无意义的虚荣。
   
俺不知道这样的对骂何时是一个尽头!
   
俺们还在这样的网络上活着,俺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离马月狗日也已有几个星期,许君的时空首把交椅也已移位他人,当许君跌出时空前15名的时候,忘却的救主也快要降临了罢,俺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3
   
在十余名被咬伤的博友之中,许乾雷君是最出名的。
   
时空名博者,博文多,并常推荐于博客首页,点击率及人气值皆居于首。许君成为时空第一博之时,俺尚未在时空混,当俺小心翼翼踏入时空时,许君已成为时空博客第一位赚钱者了,于是乎,网络、报纸、电台,竞相报道,铺天盖地,不亦乐乎,许君也越乎出名了。
   
俺平素想,经常自暴自弃,写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博文者,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娘娘腔的,但他在Q群里却常常微笑着,每次露面必先发个二锅头的表情,态度很温和。
   
俺虽从未与许君谋面,但时常听博友提起,许君对朋友很真诚,他始终微笑着说:请偶喝二锅头?态度很温和。
   
某日,明山君请诸博友吃烤鱼,俺欣然前往,文远君席间问道,许乾雷君近日好否?玉志强君便拨通许君电话,棋子女士便力邀其参加烤鱼会。据说许君后来借到宝马,前来赴约,并再次提及二锅头之事。
   
但俺忙于俗事,提前离开,就此错过与许君谋面机会,至今也未相见。

4
   
俺在猪日早晨,才知道又有人被咬之事;下午便得到消息,说许乾雷君发布了《许乾雷郑重声明:俺没有时间去弄虚作假!》及《许乾雷的告别书:永别了,时空博客上的朋友们!》。
   
但俺对于这些传说,颇为怀疑。
   
俺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博民的,然而俺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卑鄙疯狂到这地步。
   
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爱喝二锅头的许乾雷君,更何至于无端在时空逃命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博文。
   
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迫hai,简直是追杀,因为许君的博文上又多了些凄惨的哀怨和悲痛的伤痕。
   
据说时空内部也有传言,说许乾雷君弄虚作假!
   
接着就有流言,说许君为了点击率,恶意刷新,不择手段,欺世盗名!
   
紧接着就发生了有人公然被咬之事,横尸时空的便是许乾雷君。
   
惨象,已使俺目不忍睹了;流言,尤使俺耳不忍闻。
   
俺还有什么话可说呢?俺懂得逃亡博民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
   
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发疯,就在沉默中逃亡。
 
5

   
但是,俺还有要说的话。
   
俺没有亲见,听说他,许乾雷君,那时是意气风发的。
   
自然,写博客者,皆有虚荣心,谁也不会以自己的博文无人点击为荣。
   
但以咬人博得点击也好,以悲惨哀怨凄苦的文字骗取太太小姐们的眼泪也罢,都不至于像落水狗一样被痛而打之。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爱喝二锅头的许乾雷君确是逃离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博文为证。
   
同样始终微笑的和蔼的柳州唐堂君也遭遇了追咬,萌生了退意。
   
同为被咬的还有细毛君、明山君、女狼女士,他们竟退避三舍,惶惶不可终日。
   
只有勇敢而坚强的虫子君还在博客里呐喊。
   
当虫子君从容地转辗于咬与被咬之际,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
   
春风读书会欢聚一桌的笑颜,绿城文学Q群里和睦友好的氛围,不幸全被这几声狂吠抹杀了。
   
但是时空的咬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自己脸上有着血污……

6
   
时间永是流逝,时空依旧太平。
   
有限的几个博友离去,在时空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博友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博友作流言的种子。
   
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俺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无畏的逃离。
   
然而既然有了裂痕了,当然无需再扩大。
   
至少,也当浸渍了博友的心,纵使时光流逝,日渐忘却,也会在微漠的惋惜中想起微笑的和蔼的爱喝二锅头的许君。

7
   
俺已经说过:俺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写博者的。
   
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俺的意外。
   
一是某些博友竟会这样地无趣,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许乾雷君竟如是之脆弱。
   
俺听到许乾雷君的名字,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偶尔,但他已小有名气。当其成为时空第一个能赚钱的博客,掏了第一桶金后,许君名声噪及一时,流言蜚语满天飞,有骂其想钱想疯了的有之,有骂其精神不正常的有之,亦有赞其有商业头脑的,赞其有勇气的,狂赞怒骂,褒贬不一,许君皆泰然处之,一笑而过。

    这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
   
至于这一回被追咬,许君却表现得异常懦弱,似小女子所为,无大丈夫之度量,而终于选择了逃离。
   
对于苟活者,在淡漠的惋惜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
   
真的博迷,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俺说不出话,但以此怀念许乾雷君!

 

来源:唐礼武的博客

作者:唐礼武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38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