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许乾雷时空博客获奖之后情绪反常

作者:许乾雷2015-6-20 23:17分类: 朋友作品 浏览:(242)

根据相声获奖之后改编:

甲: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本期博客大赛最具争议博客奖得主许乾雷..的秘书
乙: 我是许乾雷.
甲: 谢谢大家的掌声。
乙: 谢谢大家。
甲: 刚才主持人介绍了我们公司总经理许乾雷先生在时空网博客大赛中取得时空最具争议的博客奖。
乙: 取得点小成绩.不过,这最具争议的博客奖,我容易吗?
甲: 非常惭愧。我不知道您怎么想?每当我听到人家说许总您这最具争议的博客奖的时候我脑袋就有点发懵。你看我们许总容易吗?那么多争议,人家是怎么挺过来的.你们知道吗?
乙: 不知道.
甲: 确实这样,也搭着这一年以来时空论坛,博客内外,QQ群里见面就这句“哎呀许乾雷得了最争议的博客奖了,哎呀祝贺许乾雷最具争议博客奖,哎呀这最具争议博客奖太好了,哎呀我恭喜你……”
乙: 你没事吧?
甲: 我能没事嘛!他们天天这么说,我脑子真有点发晕了。
乙: 是啊。
甲: 他们怎么总把这最具争议的博客奖挂在嘴边上啊?话又说回来了,得个最具争议的博客奖有什么了不起的……
乙: 是啊,我们应该争取创作更好的博客作品奉献给在坐的各位朋友以及长期支持时空网的网民朋友们。
甲 那是,不过明天晚上电视台录像这段就不错。我稿都帮您写好了.
乙: 就是那段我和流氓燕不得不说的那段?
甲: 不,是明天要到电视台演播室现场直播您的获奖感言.
乙: 哎呀,这下我可真火了。
甲: 那今天来这么多朋友,我就在这排练排练给大家参考参考.
乙: 在这排练?
甲:  啊!我给您来一遍您听听?那我这可就开始了。
乙: 来吧!
甲: 现在在生活当中经常看到这么一种人。
乙: 哪种人呐?
甲: 在自己的工作领域里刚刚取得一点儿成绩就不思进取见异思迁不务正业忙于应筹。我可不一样。
乙: 哎
甲: 你见过种人吗?(电话响)
乙: 没太注意
甲: 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喂,范局呀!”
乙: 一排练就有饭局。
甲: 范局长电话。
乙: 范哥,问问他什么事?
甲: “范哥,你什么时候从东北回来的?哥耶,哥,你好,哥。”
乙: 好什么,比见他爹还亲。
甲: “啥?吃饭?”范局请许总您吃饭。
乙: 您看这排练
甲: “范哥,我们许总在排练,明天电视台录像,这挺重要的。啥?你请几个老肿(总)吃饭!噢,行,您放心,我们,没骄傲,我和许总准去,得,我们一会准到。”
乙: 这排练,你应的什么饭局啊。
甲: 要不怎么说你这人没朋友呢。这是范局约的饭局,人家请的几个老总你都认识。
乙: 谁呀?我都认识。
甲: 那个刘总你不认识?
乙: 哪个刘总啊?
甲: 去年过年带着您去泰国看人妖那个,人家还在您博客里做了几期广告。没有刘总您时空点击率有那么高吗?没有刘总您去年能上南宁晚报头版吗?没有刘总您会引来那么多争议吗?没有刘总您...
乙: 别,别,别,你说是旅游局那个我知道了。
甲: 还有那符肿(总)
乙: 有没有瘀血啊?
甲: 瘀血干嘛?您这个人我跟您讲您怪不得没朋友。这是范局约的饭你应筹好这饭局,这范局约的饭局你必须应筹这饭局,这范局的饭局你应筹好了你老有饭局,你应筹不好这范局你将来没有饭局……
乙: 行行了!就你能说是不是,我去不就完了吗?
甲: 应该去一趟。
乙: 那这排练怎么办?
甲: 今天晚上呢我就甭排了。明天上午我好好的来几遍,不耽误明天晚上直播。
乙: 明天早晨!
甲: 哎!
乙: 说准了。
甲: 明天上午8点多钟在办公室来几遍。
乙: 定准了。行,你得抓紧时间陪我对遍词儿。陪范哥吃饭去。
甲: 好的,因为这电话干扰。
乙: 来。
甲: 现在在生活当中经常看到这么一种人。
乙: 哪种人呐?
甲: 在自己的工作领域里刚刚取得一点儿成绩就不思进取见异思迁不务正业忙于应筹。我可不一样。
乙: 哎
甲: 你见过种人吗?(电话响)
乙: 没太注意。
甲: 怎么又?我不是说好了马上到嘛。“哎,范哥,我们马上到!不是啊,是朱哥?”
乙: 电话还真多。
甲: “我怎么能把您给忘了呢。瞧您说的,您写那篇文章我看见了。报纸上,我怎么能忘了您?您瞧瞧,您是名*呀!不是,是有名的记者。什么?明天上午要我们许总陪荣哥喝早茶?”
乙: 上午不说好了我排练吗?
甲: “哎,朱哥,明天上午我们许总要排练,晚上电视台录像挺重要的。什么?荣哥要给我们许总发专访,带照片的。哎,您放心,我不让荣哥失望,明天上午8点我到楼下接您去。得了,您放心,我知道这是好事。”
乙: 荣哥是谁?你怎么又应的喝早茶,我不明天上午排练吗?
甲: 行了,你这人他火不了,这荣哥将来要给您发一篇专访。荣哥是牛人啊,他多厉害啊!不是,荣哥他给……你呀,尽绞和我。
乙: 他厉害跟我有什么关系?
甲: 你呀,这事你应该应筹一下,荣哥写一篇文章《你的乳房能插话筒》你就火了。
乙: 我呀。我是男的啊.
甲: 写一篇绯文你就臭了。
乙:  绯文?
甲: 你比带鱼臭得快你信吗?
乙: 我是臭带鱼啊?他能给我造什么绯文啊?
甲: 好歹一说你就完了,就这么一说你就叭下了。
乙: 怎么说啊?
甲: 就说时空网名博许乾雷获得最具争议的博客奖之后的当天晚上回到家里,他是异常的兴奋,他是怎么也克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他一会儿唱啊一会儿笑啊一会儿蹦啊一会儿跳,一会儿抱着奖杯是躺地上打滚儿。全家人发现许乾雷一反常态,非常的恐慌,不知道他在大奖赛上或是回家的路上碰上什么东西了。
乙: 我碰见你了。
甲:  忽然许乾雷从地上蹦起来之后拉着他媳妇的手激动地说:“嫂子,许乾雷回来了吗?”许乾雷他媳妇听见他这话之后是毛骨悚然,“那你到底是谁呀?”“我是谁呀?我就想问问许乾雷我到底是谁?”许乾雷于是跑到南湖广场见人就问,我是谁?我是最具争议的博客啊,从南湖一直跑到朝阳花园见到跳舞的大爷大妈就问,我是谁?我是最具争议的博客啊!后来110把许乾雷送回家.他爸爸听完这话非常的生气,上去就给许乾雷一巴掌,“你还能是谁呀?你是我儿子许乾雷呀。”许乾雷听完这话之后被他爸爸打的这一巴掌似乎有些清醒两眼含泪拉着他爸爸的手说:“大哥,你认错人了
乙: 这是什么辈儿啊?
甲:  我不是你儿子,我是最具争议的博客,我不是你儿子,我是你大舅啊。”
乙: 胡编的
甲:  许乾雷他爸爸听完这话是更加的生气,抄起拐杖朝着许乾雷就抽打过去,许乾雷夺过他爸爸手中的拐杖跑到大街上,迎着凛冽的寒风不住的挥舞拐杖,“我不是许乾雷,我是最具争议的博客,我不是……”许乾雷他媳妇追到大街上当时非常的诧异,“你这是要干嘛呀乾雷?”许乾雷说:“我抽风呀,我在这儿。”许乾雷的媳妇看到这种情况非常的难过,“这哪是那是最具争议的博客奖啊?这不是一等神经吗?”
乙: 咳。
甲: 最后全家人把许乾雷送到了医院,经过医院大夫全方位的检查,最后在他的化验报告里得知最具争议博客奖的获得者许乾雷的尿里有大量的兴奋剂。
乙: 呸!造谣!博客大赛跟兴奋剂有什么关系?
甲: 你这最具争议博客奖就算假的了。

 

来源:行动者的博客

作者:行动者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242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