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阳光灿烂的日子 - 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回想阳光灿烂的日子

作者:许乾雷2010-5-4 20:17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536)标签: 日子 回想 阳光灿烂

http_imgload.jpg

        告别南宁地区技工学校已经很多年了,多少往事均已烟消云散,多少朋友早已不知流落何方,唯独留存在我记忆深处的是那个与文学有关的故事,以及箱底那几本陈旧的《南草苑》杂志……那一年,我十七岁,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背着全家的希望,我以不太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南宁地区技工学校烹饪专业,踏上了南宁这座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远离故乡的生活。

        技工学校的日子枯燥而乏味,在这放一个屁都能熏遍校园的学校里,学生们几乎找不到可以娱乐的地方。我们这些乡下进城求学的孩子只好每天宿舍、教室、饭堂三点一线疲于奔命,偶尔也会在周末的时候成群结队走到附近的党校去看电影,或者走到火车站、百货大楼看城市的车来车往,看城里的灯红酒绿。
        由于我们都是天等教育系统的委培生,全班56名学生均来自天等的各个乡镇,男女各半,正好28对,当年流行的那首《爱我中华》被我们这些有才的孩子把里面某句歌词改成“五十六个兄弟姐妹二十八个家”。平日里,我们说的是天等的壮话,最多是那些夹壮的普通话,至于南普、南白这类的语言,我们一概拒绝接受,直到今天,我虽然漂泊在绿城南宁,却无法接受南宁的语言,或许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吧。
        后来,很多同学都开始谈恋爱了,周末再也不会一起出去看电影或者看车流,我只能一个人走到当时的地区新华书店,每次回来总能带回一两本与诗歌、文学有关的书。
        一个偶然机会,我在南宁民师结缘 《朝花》文学社,以及那位叫覃柳花的女社长,这一境遇,改变了我的技校生活,使我在学切菜、学炒菜的日子里,也品味到了什么是文学,也尝试着组建了一个叫南草苑的文学社。
        这是我三年技校生活的骄傲,也是我最值得回忆的故事,毕竟,在这三年的求学生活里,我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的恋爱,也没有取得过令人羡慕的成绩,唯一能够让我得到安慰的只能是这段与文学相关的生活了。
        组建文学社经历的坎坷曲折已经成为往事,倒是那些与文学社成长相关的故事还能够让人记忆犹新。记得第一期《南草苑》杂志面世的时候,副校长看完我们编发的内容后大发雷霆,这位在全校集会时提醒我们不要谈“乱爱”的校长大人,看到其中一首所谓的爱情诗莫名地出了一些“鸟气”后,规定我们《南草苑》的稿件必须通过他的审查才可编发。如今想起,不禁令人忍俊不禁。
        在与文学社相伴的日子里,我们除了正常出版《南草苑》杂志外,还组织文学讲座、开展各类征文比赛活动。
        那年6月,骄阳似火,我们的心情一样地火热。用完了学校拨给的200多元及全校学生的捐款后,我们的《萤光报》在三校文学社全体社员的共同努力下顺利创刊了。带着这期也是最后一期的报纸,我离开了学校……很多年过去了,南草苑文学社早已不再被人忆起,我们当初患难与共的社员也不知所终。我也已经离开乡下的中学流浪到当初求学的城市,日复一日为生计奔波,闲暇之余用电脑敲打着与文学无关却跟生存相随的文字,在网络上、在报刊中,延续着自己当初的文学梦。
        这些年在他乡流浪的日子,我依然追寻着我与文学相关的牵挂。每一次到书店,我必先流连在文学书籍的丛林中,然后搜集自己喜欢的、需要的那些书回家。《三国演义》、《红楼梦》、《废都》、《英儿》、《平凡世界》、《长征》、《解放》充实着我的书架,充实着我每一个漂泊的日子。独处的时候,看到书架上这些散发着文学味道的书籍,翻阅着那些阐释生活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今天,我从这么多年的文学生涯中终于挣来了一付厚厚的眼镜,以及那日渐加厚的脸皮,还有那些装满文学书籍的书架。我亲手创办的南草苑文学社早已不复存在了。然而,那时、那事、那人,还在我绿草如茵的梦中出现,连同那几本行将破旧的《南草苑》杂志,支撑着我风雨飘摇的人生,牵挂着我一生永远不变的追求……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536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