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九月迷茫 十月彷徨

作者:许乾雷2009-11-3 20:13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440)标签: 九月迷茫 十月彷徨

        月光如水,洒在我走回蜗居的背影上,清冷得让我不禁感到一丝丝的颤抖从心里溢出。在排出标题文字之后,抗不住饥饿的折磨,我终于下定决心独自一个人踱步到瑞士花园里边的桂林米粉店,摸出六块大洋,吃了一份久违的炒粉。
        那是在今年的九月之前,我经常和我的好兄弟梁子一起于半夜时分,每人提着装满炒粉的白色快餐饭盒,拎着几瓶冰冻的啤酒,回到蜗居对酒当歌。然而今夜,我注定只能够一个人在米粉店吃完那份炒粉了,不知道他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会不会回味香气四溢的粉香,会不会在遥远的西安直咽口水。
 
        九月,在2009年所有的月份中,应该是我最迷茫最痛苦最无奈的生命历程,连同着这个十月的月光,洒满了我有生以来最艰难的日子。
        这个九月,我那一段坚持了六年的婚姻终于在县民政局领到暗红色本子的那一刻起,成为永远的回忆,这段对我来说实为不幸的婚姻从此留存在我生命的记忆当中。
        走出县民政局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看着那些因为离婚而在民政局于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吵架乃至大打出手的人们,我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幸运,庆幸自己的婚姻终于没有以战争的方式结束。
        也许,当一份感情结束的时候,如果双方都能够理智对待,都能够互相谅解,那应该不失为一个圆满的结局。
        在天等车站,我打电话给姐姐,跟她说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不想回家,因为没有心情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年迈的母亲的询问,于是挤上那辆开往南宁的快班车。
 
        九月初,在婚姻结束的时候,我的事业也出现了新的危机,老板说不再继续目前的项目,我在给她提出一些建议之后,选择了退出,开始回归刚刚从学校辞职出来的生活轨道。
        在那段思路空白的日子里,我翻出珍藏许久的献血获赠的体检表,于一个周五的上午,到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全面检查了一下身体,竟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健康,肾结石、脂肪肝、高血压那些触目惊心的字眼挤满了我的体检报告,医生说我不能再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也不能再无限制地透支自己的身体了。

       拿到体检结果的时候,我只有苦笑,出来这么多年,竟然应了祸不单行那句成语,离婚,生病,应该来的,不应该来的,都在这个无奈的九月成群结队地向我走来。
        别了,我心爱的扣肉,我钟爱的鸡蛋,我喜爱的豆腐,我至爱的二锅头,也许今后这些我喜欢吃的东西,将如我失败的婚姻一样,永远成为我生命中最真实的记忆。
 
        因为生病,于是便有了休息的理由,因为离婚,于是便有了无奈的情绪,在治病与不治病之间徘徊了很多时日,直到九月下旬我才决定去区人民医院进行复查治疗。
        那时候,梁子走了,据说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去投奔他那可爱的西安妹妹,在那边圆他少年时就想圆的作家梦。
        我抱着梁子留下的那本厚厚的《长征》,挤在62路车上,奔波于瑞士花园与区医院之间,在医生的安排下,检查、碎石、吃药、休息。
        那段日子,她还在为她的远行做一切准备,把我们多年以来混在一起的衣服一一分开存放,然后规划她下一步的行程。我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却插不上手,只能任由她搬上搬下,装箱封箱。
 
        我不再出门,也不想出门,毕竟再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让自己出去,每天坐在房间里,看书,上网,吃药,偷菜……
        日复一日重复着偷菜的生活,守护着我虚弱无力的身体,不再去触碰那些伤痕累累的往事……
        那些找我做网站的朋友,都被我以生病的理由一一拒绝,毕竟在那样的状态之下,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好朋友们托付的事情。
        在危机四伏,祸患深重的九月,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迷茫,感觉到生活的无奈,感觉到生存的无趣,我已经不再知道,过完这个九月,我还能做什么,我将要做什么,我还会去做什么事情……
 
        十月的喜庆气氛并没有减轻我的病痛,也不能让我冷却的心有一丝的温暖,在吃完第一阶段的药之后,遵照医生的嘱咐我重新去检查过一回,继续重复着之前的治疗流程,然后回归每天偷菜的无聊日子。
        中秋节,我回了一趟家,看望年迈的母亲及弟弟的两个小孩,告诉她我一切平安,一直无事,母亲说离了就离了,不要吵架就好,以后咱再找别的吧,还嘱咐我一个人出门在外,要懂得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回家。
        那个晚上,我不敢再跟母亲说太多的话,生怕泪水不小心从眼眶流出。毕竟,这么多年以来,我欠母亲的实在太多太多,而母亲依然在为我这个老大不小的儿子操劳。
 
        十月中旬,我又跑了一趟医院,医生看了检查结果,给我开了一大堆的药,然后叫我吃完继续去看。
        看着银行卡上的数据不断减少,而自己又无法马上填补空缺,我于是决定吃完这些药之后,打死都不再去医院拿药。在老余主任看完我的病历后,给我提来三大包金钱草冲剂时,更加坚定了我与医院决裂的决心。
        那时候,她已经离开南宁,在我送她上飞机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眼睛一片模糊,看着她从机场入口远去的背影,我知道她这一走,我们今生也许再也无法见面,那一段婚姻终将成为我们的历史,那些曾经的故事,也只能成为曾经了,但愿她此后的人生道路都能够一帆风顺平安无事吧。

        在她走后的那些日子里,房间里清静而冷寂,空荡荡的让人看得眼酸,我缩减了每日的饮食习惯,每天晚上自己弄一碗没有肉味的饭,咀嚼着一个人的寂寞与辛酸。
        我开始感觉到一个人的日子有多么的艰难,一个人的生活有多么的无奈,一个人的房间有多么的伤感,一天到晚只能面对冰冷的电脑屏幕,重复着偷菜种菜的日子,重复着数药吃药的生活,很多时候真切地感受到那种欲哭无泪欲笑无声的痛苦。
 
        为了不让自己在无奈与彷徨中死掉,我开始收拾自己的心情,整理那么多个日子以来的思路,寻找一条逃离苦难的人生之路,用自己偷菜与种菜的坚持与毅力,用自己掉线后重拨的坚忍与执着,改变目前无奈与彷徨的生活现状,改变自己今后的人生里程。
        十月的最后几天,我终于找回自己丢失的情绪,找到以前那种生活的感觉,重新接收朋友们联系过来的业务,期待着能够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这两个月的迷茫与彷徨,让我想到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别人常说,成功男人三件事:升官、发财、换老婆,而我一没官升,二没财发,却被老婆给换掉了,也许过完这道坎,应该是不升官也要到发财的时候了吧。
        英国著名诗人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而我经常告诉那些迷茫的朋友:走过去,前面就是一片艳阳天!
 
        今夜,在十一月的入口,我艰难地码完这些文字的时候,炒粉的余香还在我的世界里飘荡,窗外的月光依然如水般倾泻而下,明晃晃地辉映着我晴朗的明天……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440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