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父亲,您在他方还好吗?

作者:许乾雷2007-6-12 1:55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506)标签: 父亲 日子 睡梦

        父亲,您这一走,已过十多年。
        在这十多年的岁月里,每一年的农历三月初三,我无论流浪到什么地方都会赶回老家去看您,看您芳草凄凄滋长的孤寂,看您风雨飘摇冲刷的思念。
        您走之后,在这十多年的漫漫长夜,您一直走进我的睡梦之中,很多个这样的夜晚我都不愿意从梦中走出。
 
        今天,流浪在别人城市的日子里,我看着他们都在忙着为自己的父亲过节,一种酸楚的感觉从我的鼻梁向上漫延,有一种叫做伤感的东西把我的双眼弥漫,而我只能就这样无助地在异地他乡把您想起。
        父亲,那么多年了,您现在过得好吗?
        您是否还会常常象我们想您一样想起我们,是否曾经偷偷地偷偷地回来把我探望?
        您是否还会和以前一样整天抽着劣质的香烟,是否还会无怨无悔地帮助别人做着没有酬劳的工作。
        父亲,其实我们并不想让您就这样远走他方,但是我们也真的无能为力了,记得您走之后,也是癌症的堂哥拉着我的手,让我想办法把他留下,我跑遍整个广西找完所有知名的所谓神医,最后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越走越远。
        那一年我们没有办法从病魔手中把您留住,母亲让我们把您没有吃完的那些药都交给您带上,她希望您在那边能够把病治好。如今十年已过,您带的药都吃完了吧?您现在一切都还好吗?
 
        他们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每一次把您想起的时候,我都会泪流满面,习惯了,没有办法。
        那天跟朋友在秀灵路喝酒,席间他谈到自己的父亲,然后就流泪了,当时我很想哭,但是看到旁边那么多在店里吃饭的人们,还是强忍着泪水劝朋友别哭。
        有一天晚上,我跟一帮朋友在人民公园旁边玩,其中有个小女孩说了一个与父亲相关的故事,最后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一刻,我想起了您,想起了我自己的父亲。
 
        您走后的日子,我不敢跟别人人家提起父亲两个字,只要听到别人提到他自己的父亲,我就会想起您,想起与您走过的人生岁月。
        如今,弟弟已经成家立业,两个人在广东谋生,母亲跟小弟的儿子在乡下的老家生活。我在南宁这座还算陌生的城市通过三年的艰苦创业,直到今天还是为生活所累,相信再过一些日子,我就可以把母亲接到南宁来生活了。父亲,如果您现在还和我们在一起,那应该是我们全家最幸福快乐的事情了。
 
        父亲,他方的日子,没有我们陪着,您要看好前面的路,注意身体。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我们都会回去看您的。
        虽然,想您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很痛,但是想着痛着也是幸福的。
        什么时候进入我的梦中,您一定要记得告诉我,您在他方的情况。
        打完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电脑屏幕已经被一种潮湿的心情浸透,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知道,您在他方还好吗?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506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