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农村代课老师 几多辛苦几多泪

作者:许乾雷2015-6-21 19:21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504)

“编外一族”的故事

 

        世纪末的改革风云,将中国推向了崭新的历史舞台,中国的教育界更是焕然一新,单是教师的队伍就有了很大的改观。于是,“代课老师”这一时兴名词便继“民办教师”之后如流行感冒在很多中、高考落榜生中成为时尚。而在今天的农村教师队伍中,代课教师几乎占了一半还要多。

 

        教师,作为人类人灵魂的工程师,历来一直以陋室而居,以清贫为伴。而作为“编外一族”的代课教师,其生状况又该是如何的呢?

 

        一

 

        因为清贫,他被孩子称为女婿:也是因为清贫,他学会了撒谎……

 

        认识A老师的时候,他已经是某乡中学的一位正式物理老师了。虽然单身宿舍中挤着一家之三口,并且没有一件象样的家俱,但是他很乐观、很风趣,乍一看上去并没有象受过波折坎坷生活折磨的人。然而,从他那经常含笑的脸上。仍然琢磨出那世事的沧桑……

        那一年他高考落榜,回到家乡担任了一名小学临时代课教师。同年,他跟曾经同学也为代课的教师的女友领了结婚证。

        成家的第二年,又一新的生命在他们之间降生。

        从此,他既要完成学校的教学任务,又要到自家的责任田里为一家人的生计劳作。后来,因生计所迫,他不得不将刚满周岁的小孩送到外乡的外婆家。以至有几次他前往探望,被不谙世事的小孩把他称为女婿。

        工作的繁重,生活的清苦,便他学会了撒谎。

        那一次,校领导让他到县城参加会议,而在会期后几天,他还另外有学习任务。此时,他已囊中如洗,在开会和学习之间,他只好选择了学习。

        于是,他让同去的外校老师代向会议的组织者请假,自己却赶到了四十多里外的矿山。

        会议结束的当天,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按时返校,不同的是口袋中多了几十块钱,勉强够到县城的学习费用。

  二

 

        在他的居室中,满目沧凉,每一星期日,他都要跑回家一趟,问妻子要生活费……

 

        走进B老师的宿舍,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入了非洲的某个贫民窟,好在床头的几本书,纠走了我这个错误的感觉。

        他的厨房,除开一只装米的铁桶,一只铁锅,几双碗筷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饭是到学校饭堂统一蒸的,偶尔也有用铁锅煮熟后再妙菜的时候。因为是一个人,他也就省去了饭桌、椅,拿着饭碗装上菜到各房间转一圈回来就可以洗碗。他吃的菜,大都是来自家中的菜地。在每一个周末,他都一个人骑上单车,到十多公里远的家中,问妻子要一些生活费用……(每月所发工资都不及时,所以常常是先借别人,待领到工资时再还,月月如此)。

        从旁人的口中,我得知B老师曾经到广东打过工,而且待遇不错。然而,因为家庭,也是因为前程,致使他不得不返回家乡,拿起一位退休老师手中放下的教鞭,也开始了他艰难清苦的代课生涯。…

 

        三

 

        人说三十而立,而三十多岁的他,至今还是孤身一人。

 

        不知道C老师家境的人,一听到他未结过婚时,也许会感到震惊,也许会认为此人的双眼一定是长在眉毛上——自命清高。其实,个中甘苦,又有谁人能共知呢?

        他上过大专,只是没有那个分配指标,只好委身代课。

        五年多了,在这五年当中,他教出的学生不计其数,在这五年当中,他也谈过不止五位姑娘,最终都是因为背着个代课的雅号而把人家吓跑了。

 

        四

 

 

        因为孩子,她被家长漫骂;因为孩子,他在课堂上挨了家长的一顿猛揍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

 

        D老师初中毕业后,回到本村任了一名代课教师。

        由于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学生们根本就为把她放在心上。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都把她当作取笑的对象,有好几次把她吓得流着眼泪跑回家。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她终于行使了一个教师所具有的权力:将一个最捣蛋的学生赶出课堂,让他去找家长来学校。

        然而,事与愿违。那一位学生在心安理得地玩了一整天之后,在晚上回到家时,向父母告了她一状。

        愚昧的家长雷霆大震,气急败坏地操起菜刀,跑到D才老师的家门前。用极难听的言语,百般辱骂D老师,并且扬言要将她杀死泄恨。可怜的D老师,因为家中没人,只得在惊恐之中度过了这个可怕而漫长的夜晚……

        跟D老师相比,最不幸的可能就是E老师了。

        他也是初中毕业,在一所乡村小学担任代课教师。

        这个学期刚开学,E老师和往常一样,到学校收取学生的学杂费。按规定不缴学杂费的学生就不能领取新课本。

        每一天上课时,恰有一位学生由于没有缴费,他就没有发给课本。这位学生就哭着跑回了家。

        E老师也没在意(因为学生哭回家的常有的事,但这些并不能怪到老师身上,好多家长也是哄得过就算了)就和平常一样在讲台跟学生讲一些新学期的话题。忽然间,原先跑回家的那一位学生的家长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一顿拳脚将正在讲话的E老师打得鼻青脸肿,然后扔下一句话:“你一个代课老师算老几?老子随便跑一趟生意都比你一年的收入多得多。”扬长而去……

 

        代课老师,在教师队伍中,可以说是属于贫穷的部落。

        他们也跟其他正式教师一样,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了教育事业而呕心沥血。而他们所得到的报酬,却不及正式教师的一半。虽然,在今天,代课教师的工资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但是,相对于日新月异的市场经济,猛增暴涨的物价来说,实在是难以维持生活。更何况还有些代课教师是远离家门,有些是双职工(两人都代课)的家庭,其生活景况可想而知了。作为代课教师,他们所期待的就是能够通过考试转为正式教师。而每年,各县所分得的转正指标数量甚微,实在是“僧多粥少”,以致有不少代课教师纷纷辞职下海,另觅生活出路。

        可以想象,占教师队伍半数以上的代课教师(特别是农村代课教师),如果都辞职不干,中国的基础教育状况将面临着很大的困境。

 

        后记:

        以上这些故事都是作者本人的所历所见,但是,鉴于种种因素,我不得不隐去了真名。

        教师,特别是代课教师,可以说是我们这个世纪之交最可爱的人。单就代课教师来说,他们的劳动是辛苦的,生活是清贫的,在劳动报酬上,也没有体现出按劳取酬的这种现实。然而,他们同样辛勤工作,毫无怨言,有的人甚至在这一工作岗位上终其一生。所有的这些,都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崇高所在,也就是他们,默默无闻地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子孙后代,无私地奉献出自己的知识、热血、乃至生命。

        我将用我的这一支笔,将他们——这一群“编外一族”的朋友们的汗水、脚印、泪水,写上每一张空白的稿纸,写入每一页日历。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50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