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夜雨孤星醉酒记

作者:许乾雷2015-6-21 19:18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455)

    【题记】夜雨孤星?何许人也???各位看官,请稍安勿燥,容在下慢慢道来,如何?其实也不必卖关子,那就直说了吧。夜雨孤星乃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地区邕宁县人氏,男性公民(绝对不是变性的,我敢保证!)。先前是邕城茶楼最有名的小混混,经常以刷屏放木马捣乱为业。以至将辛辛苦苦泡到一级的网名送给了黑月追风。曾经大言不惭地对我说,自己千杯不醉而且要喝就喝红星牌56度的二锅头。这点我也领教过,那是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喝完一瓶,他还能上网,而我早会周公去了。这样的人能醉酒吗?我也不相信!但这一次我不得不信。因为他确实醉了,而且醉得惊天地泣鬼神,连自己姓啥都不知道了。在这里我只讲那一个晚上的所见、所闻、所感。他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以后再说吧……
    那是公元2002年8月15日,那一天阳光灿烂,晴空万里。而我的心情却如秋日的枯草,纷烦杂乱。夜雨孤星大概也没有想到这一天,竟是他的不祥之日。
    那天,我和妻子还有二哥二嫂带着二哥的小孩到广西医科大学去看病,因为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我们就提心吊胆的在南宁等候消息。
    早上的时候,我就拿出那一部笨重的手机给夜雨孤星打了个电话,约他中午到南宁来喝酒,他说没空。这也难怪,他懒人一个,平时洗衣服都没空,煮饭都没空,只是有空上网(朽木不可雕也!)。到了下午五点多,我又一个电话打给他。连哄带骗的把他逼了出来。要他马上到南宁陪我们喝酒(只是没有小费)这一次他答应了。六点半钟,在南宁火车站,我们终于和他接上了头。于是,便和他一起到南宁汽车总站苏州路那一个门口的一个破排档吃饭、喝酒、聊天、听他吹牛……
    言归正传,夜雨孤星的灾难从此开始……
    我知道他很能喝酒,而且要喝必喝红星牌56度的二锅头。每瓶七块钱呢。我虽然有点心痛,因为我不是有钱人(暗想:他就不能喝七毛钱一斤的吗?)但是,也没有办法,谁叫我惹祸上身呢。掏出口袋里的零钱沾了口水数了一遍又一遍,又和卖酒的一对老人讨起了每瓶五毛钱的价,最后才以每瓶六块五的高价买到了两瓶。十三块钱哦,奶奶的!喝完这两瓶他应该醉了吧!
    于是,我们三个大男人便旁若无人的喝了起来。
    席间,我向他吹嘘我的光辉历史,他向我炫耀他的网络故事。因为我和他曾经有过每人一瓶二锅头的经历,所以我对他的酒量很是放心。第一瓶我们三个人每人喝完了一杯,算是平分吧。第二瓶的时候,妻子怕我喝醉,特意多孝敬夜雨孤星半杯酒,也就是说,那一晚他喝不到一瓶。
    我们就这样昏天黑地的喝着56度的二锅头。很少吃菜,只是不断的加汤水。喝完两口酒后的夜雨孤星口没遮拦地叫那个难看的柳州妹为靓妹。惹得人家那双像青蛙一样的大眼睛充满仇恨地瞪着我们,心不甘情不愿地拿着白开水倒给我们。如今我想起那个晚上的情形,似乎找到了夜雨孤星醉酒的答案。是否,那柳州妹给他放药了呢。也许吧。
    买单的时候,夜雨孤星厚着脸皮钻到那家大排档又脏又臭的厨房拉了五分钟的尿。我见他好久没有出来,只好进去找他。出来时,意犹未尽的夜雨孤星自以为是地跳起了不知是哪个朝代的舞蹈。说是送给他的那个靓妹。那一身难看的身材跳起舞来,别说还真有点模样。真让人难以相信。喝过酒以后的夜雨孤星,居然像十三岁的小女孩一样能跳起温柔的舞步。在那些丑女人的喝彩声中,我的好朋友夜雨孤星终于精疲力竭地倒下了。发出了一个不小的响声。还好他没哭。也许不痛吧。
    我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一把扶起趴在地上的夜雨孤星,和二哥架着他面红耳赤无地自容的逃出了那个鬼地方。母夜叉一样的柳州妹追着我的背影问:“表哥,你下回还来吗?”(她说我长得像她的表哥)我懒得应她。
    出来以后,我们想叫他到我们住的那个小旅馆去睡觉,当时尚有一丝记忆的夜雨孤星一个劲的要带我们去他那个开网吧的朋友那里上网,不知天高地厚的妻子听说能上网,也要一同去,被我恶狠狠地骂了回去。叫她和二嫂还有小孩自个去玩。
    当我们架着他走到中华路的时候,他已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站在六路车站牌下冲着大街喊妹妹、妹妹你快来。并且用白话问我和二哥:小孩在哪里?我们一时反应不过来,没来得及回答他,他马上抡起拳头,劈头盖脸地向我们砸了过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我和二哥无缘无故的被夜雨孤星凶狠的拳头砸到了胸口上。我不禁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奶奶的!吃饱了没事干,竟打我!(真的自讨苦吃!)
    因为夜雨孤星早已忘记了他那个朋友的确切地址,只知道他在明秀路那边开了一个网吧,六路车是没办法等到了。他又带我们到友爱客运中心的前面,等二路车。我们迷迷糊糊的跟着他在友爱客运中心的前面,守候着那来来往往的客车,看着那些行色匆匆的都市行人。一直没有拉过尿的我瞅准了一个电话亭,急不可耐的等到一个打电话的漂亮女孩慢吞吞地走出来后,马上百米冲刺钻进了电话亭,人模狗样的撒起尿来。那清晰的声音敲击着城市的夜空,真是爽意!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一念之差竟然成了城市的垃圾。这都是拜夜雨孤星所赐!
    十点三十分,我们终于拦下了一辆破旧的的士,让司机把我们送到友爱路尾。
    车没开出多久,夜雨孤星感到胃部不适,张开大口,就要吐出来。我们想叫司机停车,司机说怕罚款没有给我们停下,我只好将裤袋中珍藏的几张卫生纸拿出来递给坐在后排的二哥。夜雨孤星于是在车上淋漓尽致的吐了起来。一点都不客气。于是,一股难闻的气味在那窄小的车上蔓延开来。司机马上摇下车玻璃,将那瘦小的头伸出窗外,大口大口地呼气,一个劲的说:“今天晚上我的生意不能做了。”
    在友爱路和明秀路的交叉路口,我叫司机在路边停了一下,然后自己下车在友爱饭店附近的网吧问起了他那个朋友的名字,开始了我这个晚上的寻人历程。我们就这样坐着那辆破烂的车子从友爱路尾一家一家网吧地寻问、寻找。一直到南宁市味精厂的那一段路。我走到北湖路口的时候已经累得走不动了。这时,二哥下车来要我替他看着夜雨孤星,然后他去找人。二哥走后,司机不耐烦了一定要把我们赶下车。我无可奈何地拖着夜雨孤星笨重的身体,把他拉下了车,让他躺在马路边。我拿着司机丢给我的破毛巾把夜雨孤星吐在车上的那些东东擦干净后,扔给司机二十块钱,司机满脸怒气的拖着一股浓烟滚回家了。这时,我才发现,夜雨孤星只剩下一只皮鞋了。想必那只鞋子一定被司机扔到垃圾筒了。
    二哥终于回来了。我们就守着夜雨孤星,商量着解困的办法。
    妻子的电话不合时宜地打了过来,问我们现在身在何处,在做什么?我无话可答,二哥接过电话,平静地说:“我们在上网。他一定要让我们上网,现在他就在旁边。放心,等下我们就回去。”是的,他就在我们的旁边,不过不是在网吧,也不是在上网。而是在街上,在马路边,这时的夜雨孤星,就像在家里睡觉一样的舒适。而我们的心情,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焦急不安。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呀?老天竟然这样不帮我。难道我们今天晚上就注定要露宿南宁的街头吗?
    听从路边一位保安的劝告,我们去买了几瓶矿泉水,坐在夜雨孤星的旁边不停地给他灌水。醉得一塌糊涂的夜雨孤星此时像睡熟的婴儿一样,挺听话地用嘴巴来迎接我倒给他的矿泉水,咕噜咕噜地喝下去。一副渴得很厉害的样子。(事后,他还说,不会吧我醉还能喝?)显然他并不知道那天晚上他喝下去了多少瓶水。五瓶哦,每瓶两块钱。奶奶的又花去了我十块钱。
    夜雨孤星一直就这样昏睡着,每瓶水下去之后他又吐个不停,吐得满头满脸都是。我们也一直这样守护在他的身旁,翻出他随身带的通讯录,照着上面的电话号码不停地联系,得到的都是无可奈何地回答。后来,我们见到这样子也不是个办法,就到附近的药店去买来醒酒的药,给他灌了下去。然后,我叫二哥在一旁守着他,我则一步一步地沿着明秀路、友爱路、衡阳路、北湖路、明秀东路不停地找,不停地问,就象公安局查逃犯一样,没有漏过一个网吧。(绝对没错!)
    凌晨四点,我终于走完那一段不同寻常的路,返回到夜雨孤星身边的时候,他终于睁开了那双沉睡已久的眼睛。张口就问:“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里?”我们如同盼到救星一样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起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没想到还未完全清醒的他倒怪我没保护好他,弄得他丢掉了一只鞋子。(他的钱倒是没丢,因为我早帮他藏起来了)
    于是,我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夜雨孤星一直把他护送到他的朋友那里。看着他找到了睡觉的地方,我们才放心地离开。那一晚我们回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五点三十分。我们一直没敢告诉同来的家人,直到今天。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455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