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痴情女孩,其实我并不爱你

作者:许乾雷2015-6-21 19:15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395)

        楔子、迟到的告白:我真的不爱你
        拟定这篇文题的时候,我心中满是得意,一种舒畅的快感涌上胸膛。就如累了一天于华灯初上之时喝下一瓶56度的二锅头,行走在凉风习习的乡间小道上的感觉。
        这一句话我很多年前就想说了,只是那时的我太过于天真,总是觉得被人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殊不知这只是我的错觉。它让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爱情骗子,彻底伤透了她的心。今天,我终于说了,用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一种淋漓尽致的方式,在历经365个失眠之夜的思索之后,我终于还是说了。


        一、初识的故事:都是文学惹的祸
        那是1994年的故事了,当我找到那本有关于这一年的日记时,它已经是满面灰尘了,其间还有老鼠留下的不朽杰作。那些故事早已变得缺词少页支离破碎了,今天,为了那位女孩,为了我心中那份愧疚,我不得不在这岁月的长河中努力搜寻那些早已丢失的故事,开启我尘封多年的记忆之门……
        那年五月,我收到一封来自区文联的信,拆开一看才知道是《南方文坛》杂志社的邀请函,聘请我为该社的特约写作员。一向自认为写得一手好文章的我犹如捞到天上掉下的馅饼,一连几天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兴奋当中,就连上街买菜我都能边走边傻模傻样地笑出声来,弄得路人的眼光不时地向我扫描,使我的回头率大大的攀升,少说也有百分之五六百吧。
        度日如年的我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瞅准了值周领导上酒楼的机会,我捏着从朋友处连哄带骗弄到的两张大钞,换上一套五年前买来的一直压在箱底的的确良,用五个指头就着自来水把那十天半月才洗一次的头发胡乱地梳了一下,然后才人模狗样地挤上了开往南宁的破班车。
        客车载着我的憧憬与希望,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间公路摇摇晃晃地爬行,南宁这个热情的城市带着火热的情怀在我艰难忍受七个多小时的苦刑之后终于把我等到。
        静谥的广西区文联坐落在建政路的一角,没有豪华的门庭,没有漂亮的楼宇,没有人来人往的繁华,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清幽与宁静,那么的朴实和纯真,在绿树繁花之间透露一股幽幽的诗情画意,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文艺与豪情,这就是区文联大院吗?是我魂牵梦萦的文坛圣地吗?我不禁心潮澎湃,意气大发。
        “站住,不许动。”
        就在我心猿意马,摇头晃脑,东张西望地抬脚跨进区文联的大门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我的身旁响起。我心里一怔,忙缩回伸出的那只脚,定定地站在那里,心想:这下玩完了,被人当贼给抓了。顺着说话的声音,我才发现在大门的左边,有一间小小的门卫室,看门的老头伸出一只小脑袋在窗口上不满地对我瞪着一双昏花的老眼:“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啊?是不是从十万大山里面出来的?马上过这边来登记一下。”在老头在吆喝声中,我诚惶诚恐地踱到那个窗口,用颤抖的手在登记薄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沿着老头指点的手,我找到了那个挂着《南方文坛》牌子的房间,只是房门紧闭,过道上一个鬼影都没有,更别说人了,我犹犹豫豫地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应,也没有人开门。这时,我才想起今天是周末,连我都跑这边来了,何况他们?
        我沮丧地走下了楼,垂头丧气地回到门卫室,低声下气地问看门的老头(虽然我心里虽十二分地不愿意求他):“大爷,您知道《南方文坛》杂志的人住在哪里吗?”“你不是有他们的电话吗?在这里打吧。”这一次老头的口气是出奇的好,我差点被感动得流下眼泪。
        “你好,请问你找谁?”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孩的声音,不是很甜但是很好听的地种。
        “我找《南方文坛》的负责人,”我小声地说。
        “你是哪里的?”
        “我是广西天等县的许乾雷,现在在文联门卫室。”
        “那你进来吧,进门后往左走,一楼第五间,我在门口等你。”
        挂断电话,我向看门的老大爷道了声谢谢,就一溜小跑再次进了院子。
        “嗨,你好!”
        正在我一步一步,一间一间数着寻找那间房子,在一间独特的凸出的房门,站着一位留着长发,身穿一袭长裙的满面笑容的女孩。
        “你是许乾雷吗?请跟我来吧。”
        她的笑容依旧灿烂。
        进屋,让座,沏茶,一切都是那样的顺理成章,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通过相互介绍,我就这样认识了她的名字,那位叫小乔的美丽动人的女孩走进我此后的人生岁月,成为我今天这个故事的女主角。
 

        二、初恋的季节:爱上我是你的错
        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浪漫的生活,并不相信那个叫做“一见钟情”的成语,也不相信“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所谓缘份。总是以为今生注定与爱情无缘与恋爱无份,总是觉得这一生不会有什么女孩会看上自己,孤身独影浪迹天涯才是自己真实的生活。
        没想到那个因为文学邂逅的女孩却是对我一见钟情,并且义无反顾,不可救药的爱上了我,真是令我始料不及,在深感恐慌之时不禁心生得意之色,暗地里感到沾沾自喜,我那傻模傻样,不成人形的外表竟然还能迷倒一个美丽的女孩,真是造物弄人,苍天无眼。
        从区文联返回学校的第五天下午,我忽然收到一封署名内详的陌生来信,我怀着疑惑的心情将那封信拆开,一张写得娟秀整齐的信纸呈现在我的眼前:
        “小许:
              你还记得我吗?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
              我是《南方文坛》的小乔,自从那次与你相识,你就走进了我的梦中,每一天睁开眼睛,第一个想到的是你的名字,每一晚临睡前,最后一个看见的是你的影子。
              你说,我该怎么办?
               想你的人:小乔

1994年○月○日”
        就是这么一封简短而充满柔情的来信,如一块石头激起了我心中的巨浪,从没经历过恋爱,从没品味过爱情的我一时间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爱情就是这样在我毫无准备的生活中一下子来临了。
        这些日子,我压根儿就没有感到幸福和快乐,甚至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冷风向我袭来,因为我对她并没有什么印象,也没有好感,所以也没有打算给她回信。
        这样的日子,在我喝酒、打牌、看电视中又平平淡淡地复制了五天,小乔的第二封信接蹱而至:
        “小许:
              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呢?
              哪怕是一句话,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和鼓励,你是想知道我对你是否真心,是吗?时间会证明给你看的,看一看信封正面那第倒贴邮票吧,这是我想对你说的全部语言。
              给我回信,好吗?
               想你的人:小乔
               1994年○月○日”
        我连忙拿过信封,发现在它的正面真的有一张倒贴的邮票,一时不解其意,急忙拿着它问那些平日里很要好并且谈过恋爱的朋友,朋友接过一看,笑得合不拢嘴,然后才对我说:“小子,你真行,准备请哥们喝酒吧。”我连忙反问:“你说什么?我可没钱。”他笑得更厉害了:“你小子走桃花运了,难道不应该请酒吗?”“从何得知?”“你的信封那张倒贴的邮票就表示‘我爱你’,你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啊。”
        柳州妹小乔的执着大胆并没有打动我那颗铁石心肠的心,我反而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何不趁机利用她的感情取得她的信任和帮助呢?于是,我将错就错地给她回了一封热情热情洋溢的信,穷尽自己毕生的抒情词语,竭尽我一个所谓“诗人”的所有水平,赞美她的美丽和可爱,流露出对她的爱幕和思恋之情,写完之后,我认认真真地把信看了五遍,改了六遍,才工工整整地抄在信笺上,洋洋洒洒写满了五大张,折好后装入信封,我又拿着浆糊认真地把信封好,也学着她装模作样地在信封的正面贴上一枚倒贴的邮票。
        当那封满载着我虚情假意情书杰作最后落入邮箱的时候,我如释重负地看了又看那绿色的邮箱,抑制不住心中的那份得意:美丽女孩,我没当真,是你自己爱上我的,反正我又不爱你,到时可别怪我欺骗你的感情哦。啍着“都是你的错,是你爱上我……”我心情十二万分的轻松愉快。


        三、难泯的记忆: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1997年12月24日那天上午,我接到小乔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那头,她神神秘秘地对我说:“你现在忙吗?明天我请你接一个电话,下午四点正,你要记得接哦。”还没等我回过神来。电话就被她挂断了。
        12月25日下午四时,我依约准时守候在电话机旁,当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我条件反射般的一把抓起听筒:“喂,你好!”话筒那边传来“滋、滋……”的电流声,继而响起小乔的说话声:“小许,祝你生日快乐!能够认识你真好,在你的生日来临之际,我送给你一首裘海正的歌,希望你天天开心快乐!”还没等我插上一句话,随着熟悉的旋律,裘海正动人的歌声轻轻传来,那首《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在此时此刻听起来是那么的亲切而和谐,那一句句歌词似乎在诉说小乔对我的思恋,字里行间透露出小乔那幽幽的温情。
        静静地听着裘海正那如泣如诉的歌,小乔曾经关心帮助过我的那些故事的时候,一幕一幕在我的眼前闪现……
        1996年3月,我的父亲因为病重转院到广西医科大学治疗,我不得不整日整夜守候在父亲的病床前,孤寂,恐慌,伤感如漫天乌云般无助地笼罩我的心头,我拭探着打了一个电话给小乔,告诉她我此时的处境,我现在的心情,小乔立即马不停蹄地踩着单车到医院,提着一大袋水果和一些我喜欢的书籍找到我所在的病房,帮我照顾生病的父亲,陪伴着我走过在医科大几十个个孤独寂寞的日子。

     那一年,我急需印刷一此资料,由于本地还没有专门的文印店,印刷厂,我只好求助在南宁的小乔,将那些资料能过邮局寄给她,让她想办法帮我用电脑打印,在当时,电脑还是高贵的庞物,小乔自己掏钱到街上的文印店帮我打印,然后用快件寄回来给我,曾经有几次,她到她朋友的公司里,利用晚上时间躲在办公室里打印那些文字,还差点被老板发现。
        我永远不会忘记,每一回我在南宁遇到困难,都是小乔出面帮忙解决,无论在什么日子,在什么时候,有什么困难,只要我一个电话,打个柯机,小乔都会如约而至,给我安慰、给我帮助、给我温情、给我鼓励。有时我急着一些学习用品,小乔知道后,都会帮我买到然后托国寄过来给我,有时我在南宁陷入经济困难,小乔也会及时地慷慨解囊,解我燃眉之急。
        不知道为什么,小乔一直以来都是对我那么的好,永远都是我最可信任,最能依赖的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小乔的好感一直没能上升到爱情的高度,没有办法让自己对她产生爱慕之情。对于小乔,我永远是一种玩世不恭的心态,怀着一种逢场作戏的心情。也许,这就是我今生今昔最大的悲哀,也是小乔的一个最大失误。
        裘海正的歌声依旧,小乔的柔情我也许今生都不会明白。
        “爱我的人对我痴心不违,我却为我爱的人付出一生伤悲……”
        这是小乔,也是我此时此刻最好最真实的写照。


        四、曾经的暗示:你不是我理想中的新娘
        小乔与我所谓“恋情”在经历了四年之后的1998年,终于还是纸里包不住火,而东窗事发了。时任小乔顶头上司的甘老师给我写来了一封义正辞严而又意味深长的信。那一封信我早已以每斤三毛钱的价格卖给了收破烂的外乡人。那些词句,那些语言,至今还会清楚地记得。甘老师在信中对我讲了小乔的一些故事,说小乔是他从柳州的农村里带出来了,经历过几年的教化,已经变成标准的南宁人,不会再回农村,也不会让她和我这个在乡下,在穷山沟工作的山里人谈恋爱,更不用说结婚生子了,他让我死了这份心,说要让小乔在南宁市找个好人家嫁出去。
        收信后的当晚,我非常客气地给他回了一封语气坚决地信,把小乔对我的感情以及我对她的感觉都一一写了出来,并且告诉甘老师,我妈妈让我择偶的标准中有一条是必须要农村的女孩,还要勤快,能挑会提,还会种田犁地,这一生我只想平平淡淡地在这深山老林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这一点,小乔不能做到,也永远做不到。最后,我还是告诉他,小乔不是我理想中的新娘,是她一厢情愿爱上我的,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她的过错。
        几天后,我收到小乔的来信,质问我为什么给甘老师写下这样的信,为什么把责任推到她一个人身上,还把我写给甘老师的那封信寄回来给我,在关键处用红笔加上划线,写上注释,说我不应该这样伤她的心。为这事,小乔一连几天被甘老师做思想教育工作,让她从根本上转变思想彻底和象我这样的农村人划清界线。
        在和小乔交往的日子里,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把我对她的反感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出来。也许是爱情冲昏了头脑的缘故,也许是她不愿意相信这样的现实,每一回她都对我说:“你别开玩笑了,我对你可是真的。”
        在很多人看来被人爱地一件很幸福的事,而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却是一件难以推卸的负担,小乔的爱,压得我几乎难以透过气来,这些日子,我都在真心实意与虚情假意中矛盾地生活着。
        为了摆脱小乔,我开始了真正的恋爱,和本地一位美丽善良的女孩开始自己有爱情故事。我把我们的相片寄给了小乔,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而且她年轻,漂亮,还会种田。
        小乔没有相信,还大老远从南宁赶来看我,对我说:“除非你真的结婚了,不然你休想骗我。”
        有一回,小乔来找我,刚好我们去南宁玩。那时不太晚,没有车回去了,邻居帮她打开我的房间,安排她住下来。那一天深夜,我们赶回单位,打开房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小乔已经在里面,准备睡觉了,看到我们深夜回来,小乔惊得目瞪口呆,执意到外面去住,考虑到这里地处偏僻的乡村,没有旅社可以随时住宿,经女友同意,我把她送回家住宿,自己返回单位照看心灵受伤的小乔,防止她一时想不开在我房间里自寻短见,惹祸上身。

      那一夜,我没有睡觉,也没有和小乔说一句话,一个坐在床前一本接一本地看那些刚从南宁买来的杂志,直到第二天早上把她送上车我才告诉小乔:“你都看到了,昨晚的那位就是我的准新娘。你不是我理想中的新娘,以后你不要再来了。”那一刻,我才发觉自己是那么的伟大和勇敢。奇怪的是,她没有哭,还微笑着跟我说再见呢。
        从那以后,小乔再也没有来过,直到今天。
 

        尾声、真地好想你:今天的你过得快乐吗?
        那年7月,小乔的柯机号码变成了空号,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终于在小乔的导演中走到了开始的地方,成为彼此之间回忆的故事,我并没有感到这样的结局是一个意外而伤感,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的幸运。正是因为小乔的恋情,我才和今日的妻子走到了一起,我才找到我生命中最美丽的新娘。
        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不知道小乔是否找到了她生命中的另一半,是否真的和一个南宁人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是否还在为没有结局的爱情故事继续一厢情愿地担当主角,我不知道,也很想知道。
        小乔,今天的你过得快乐吗?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395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