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2009,艰苦的流年,艰难的行走

作者:许乾雷2010-1-1 18:44分类: 关于老许 浏览:(674)标签: 许乾雷 2009 总结

        2009年,是世界金融危机大暴发的重要年份,全球经济萧条,股市几近崩盘,再加上H1N1流感病毒肆虐,给每一个经历过2009年的人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提起2009年,人们感慨最多的竟然是生意难做,银子难赚,损失太多。
        2009年,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一个最艰辛的年份,毕竟在我生命历程当中,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我经历了很多我有生以来从没经历过的事情,经济危机四伏,情感系统崩溃,生命濒临死亡。

        早在2008年结束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2009年的艰辛非比寻常,那时候我还在广西房产街,做着一些与网站运营管理相关的工作,每天面对的是房地产与建材市场,听到的大多是商家们的诉苦,2008年末的经济状况,使很多商家都预料到2009终将是一个不再平常的一年。从商家们的眼中,我几乎看到了我2009年飘摇的背影。
        临近春节,母亲说要我带大姐及弟弟的小孩去广东中山团聚,记得离开南宁那天晚上,我找了一个相处得不错的同事,交待他帮我保管那辆为我当牛做马的摩托车,说好过几天我就会回到南宁。第二天,瑞士花园门口凉茶店里喝过的茶甜味还没散尽,我就在南宁开往中山的快巴上接到了同事的电话,急促的声音告诉我一个令人无奈的信息,我的摩托车就在昨天晚上送给了无钱过年的小偷们。
        正月初四,由于不满姐夫及母亲不停的询问,那些与婚姻相关的问题接踵而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愤怒之下我带着两个小孩于正月初三搭上回归南宁的客车,在母亲的伤心中离开了那座不是我们故乡的城市,没想到刚到南宁,就糊里糊涂将两千大洋送给了一个心机缜密的骗子,这个事件,成为我2009年第一个最无助的伤痛。

        那位对我很好的大伯在三月的春雨里走了,走得那么突然,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泪水已经漫延着我的世界,我赶紧请假回家,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奔丧的路上。亲人们都问我,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她呢?我无言以对,只能任凭泪水从眼眶流出,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流泪,是不可能会有人笑我的。
        伤情的三月,给我带来的不止是亲人的离世,还有工作上的频繁变动,使我对原来的工作单位失去了往昔的热情,于是在梁子提出闯荡关东的建议时,我欣然接受,并做好了一切辞职的准备工作。

        四月的第一天,据说是西方的愚人节。那天,邕城下着很大的雨,我刚刚上班就接到开会的通知,莫名其妙赶到会议室,才发现大家看我的眼光中充满异样的感觉。
        我知道今天的会议非同往常,毕竟今天之后,我就要离开这个集体,离开这座城市。老大简短地做完前期工作总结,话题一转竟然是我辞职的问题,问大家是否同意我离开广西房产街,没想到不同意的表决竟然全票通过,没有一个人愿意看到我漂泊他乡。每一个人挽留的话语中,尽是关心,满是期望,那一刻,我竟然热泪盈眶,平时很能说会道的我,已经说不出话来,很多想好的理由只能化做不停地谢谢。中午在平西某大排档,最后的午餐之后,我永远地离开了相处一年之久的同事。
        第二天,同样是下雨的天气,我收拾好东西,然后让同事们用车把我送到机场,大家自然是千方百计合影留念,热闹的场面给我徒增伤感,老涂说我们都来送你了,你不表示一下流泪一下吗?我假装镇定自若。直到看着他们远离的背影,我才发现,我的脸上挂着热泪。也许,这一走,我再也不会再回到这座城市了,很多人,很多事,也许终将成为永别。

 

        五月底,北方的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一片,路边的树木已经开始泛绿,我看到春天的影子从街头窜过,在楼下的小店已经可以买到冰冻的雪花啤酒。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春意盎然的季节里,我们的心情却如寒冬一样冷却,所有的一切都在我们意想不到中来临。
        由于梁子没有跟对方说好我们的工作报酬及领取方式,就这样稀里糊涂做了两个月的工作,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弹尽粮绝了,才去找医院的领导问工资的事情,院方的答复是你们的工资他(带我们去的人)已经领取了,他没有发给你们吗?这时候我们才发现,自己已经掉进了一个铺满鲜花的陷阱,而挖陷阱的人已经把我们踢出QQ群。
        我们只好四处求告,到处借钱,只为了能够及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能够尽快回到南宁,回到故乡。最后还是那位在医院一起上班的同事出面,帮我们借了两千大洋,勉强凑够回家的路费,从沈阳转飞广州,然后再转火车回到南宁。

        梁子从北大车站直接回归他的龙州老家,躲过了六月的阳光,而我依然在南宁的蜗居,每天看着《我的丑娘》,等候着下一站的行程。朋友们看到我整天无所事事,于是把我弄去一家橱柜店做管理工作,这一做就是三个月之久,每天自由自在地上班下班,用自己的脚丈量着从明秀中路到瑞士花园的距离。
        准备去茂名的梁子在南宁被我拦截,于是进入一家网站做总编,开始重新码字的生涯。七月的记忆随着时光匆匆滑过,印象中只是每天重复着上班下班的生活,每晚和朱笔和梁子一起,流连于啤酒烧烤摊中,在啤酒与烤鱼的香味中流失着每一个无聊的日子。
        八月里,回了几趟老家,起初是姐夫的父亲走了,我必须回去奔丧,带着亲人们一起去送行。而后的七月十四,我又回了一趟老家,陪母亲及弟弟的两个小孩,度过了几个愉快的日子。七月十六,我和她相约到县民政局去办相关手续,直到七月十七下午才见到有人上班,接待的人说,我们的户口本还没注明已婚,所以没能办成,只好直接赶回南宁。

 

        九月初,我们终于在县民政局办好一切手续,那座坚守了五年的围城终于土崩瓦解,走出民政局的时候,我看见天上有白云在飘,心想,这就是我以后的生活吧。
        九月的灾难如影隨形,我在办完离婚手续之后,跟原来的老板辞职了,然后拿着献血得到的免费体检表到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没想到疾病的信息竟然来得如此之快,肾结石、脂肪肝等字眼让我看得心惊胆战,医生说我从今往后再也不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了。
        这个九月,那位从遥远的西安跑过来陪梁子的妞回去了,我极力鼓动梁子也跟着往西安跑,为的是让他在那边为我寻找出路,寻求再一次离开南宁的理由。在送梁子登上火车之后,我开始下定决心与酒决绝,然后每天搭乘62路公交车,前往区医院看病拿药。我的九月就这样在病痛中艰难煎熬,我的希望成为每天吃不完的药。

        中秋节我回了一趟老家,一向相信迷信的母亲说我这个月要注意一下个人安全,要么失财,要么失命。我当然不可能失命,要不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写下这样的文字了。
        中秋刚过,我害怕面对母亲的询问,就借口医院上班了,我要赶紧回南宁看病。这一次又花了上千大洋,扛着大包小包的药回来努力吃完。
        十月中旬,她走了,在吴圩机场送走她后,我心中满是惆怅,我知道这一回也许我们真的无法再见,也许所有的一切只能成为回忆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只能一个人守护着空荡荡的房间,一个人看着窗外的行人发呆,然后继续吃药看病的日子。就在这个月中,我小心翼翼地记着母亲的嘱咐,但是还是不小心被骗了三百大洋,那是帮一个客户弄网站的时候,需要买一个空间放程序,我在网上看见有比我平时更便宜的空间,等买下来之后才知道是一个陷阱,只好放弃继续使用的权力,只是那三百大洋只能送给黑心的服务商了。

 

        2009年的十一月,在经历过病痛与情感的磨难之后,我开始重新整理心情,重新联系那些与我有业务关系的朋友,接一些网站建设的业务,以维持生计。
        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外面跑,心情也因此而好转起来,每天不再为病痛折磨,不再为情感伤怀,更不用再为了生计而操劳。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已经确定这一生不再主动去爱上谁,更不可能为情所困,好好赚钱,包装自己,然后等着美女自己找上门来,当然那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
        一个人的夜里还是孤单,孤单得只能靠酒精麻醉,我忘记了医嘱,重新和朋友一起喝酒,为的只是能够让自己在静夜里安然入睡,以致病痛的感觉竟然加剧。

        日历翻到2009年最后一个月份的时候,我竟然不小心喜欢上一个小女孩,这个突如其来的情缘给了我灾难性的打击,一厢情愿的恋情让我收获的只是伤痛,而她却依然没心没肺开心快乐地生活。
        我知道所有的付出都不可能会有回报,但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付出竟然换来冷漠的面容,想她的时候,我只能一个人独自伤感,仿佛回到了离婚以前的日子,而且心痛的感觉却是不断加剧,我知道我已经无可救药,我也许真的要完蛋了,在无奈无助的日子里,我竟然无所适从。
        梁子的《虎口脱险》给我的是满面的泪水,还有那日渐疲惫的心,我不知道她看过之后有何感想,只是觉得伤痛加深,使我对女人增加了一层保护膜,也许今后我再也不会轻易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也许这一生终将一个人孤独走过,就如一个人行走在邕城凌晨两三点钟的街头。
        2009年的最后几天,我突然大病一场,那种腰痛背痛的感觉就如2007年底的那段记忆一样真切,坐久就无法站起,也无法出去挤公交车。我在房间里面无助的躺了两天,然后挣扎着蹒跚走出家门,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感受2009年最后的伤痛。

        今夜,我在2009年与2010年的交接处,在王老吉与漓泉啤酒的浇灌下,努力回忆着2009年走过的每一串脚印,敲打着2009年的每一个足迹,每一个细节都能够让我感慨万千,每一个镜头都能够使我终生难忘。
        明天,就是2010年了,过去的一年已经过去,就算是痛苦与磨难都已经走完,而在来年的岁月中,我是否能够安然走过,是否可以实现我的愿望,所有的这些,我只能留给后面的日子,留给我所有的坚持与努力。
        我知道,我还会坚持着走,只是我无法确定,2010年的里程中,我是否依然一个人孤独前行?我是否还会在一个人的夜里伤感?我永远无法知道。
        但愿2010年的一切都能够如愿吧,我只能如此期待,期待着来年的路好走,来年的钱好赚,来年的一切都顺心如意吧。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1/674 人参与

评论:

avatar
天涯浪子 2017-09-30 22:49
这文章不错,看了感触良多,很有同感觉。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