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许乾雷打工故事:就这样被人给煮了!(8)

作者:许乾雷2007-3-31 0:30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363)

        3月9日,员工们问我,明天会不会真的发工资,如果这一次能够兑现,我们就坚持下去,跟她们一起打天下,如果得不到工资我们就走了。当天下午,B总把我和小莫经理叫到她的办公室,说公司没有钱了,计划带薪休假的那部分没有办法通过董事会的讨论,所以不能发给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扣掉两百块钱,问我们是否同意。我们当然无权提意见,只能说如果这样就这么办吧。B总还让我把这一信息告诉所有的员工,让她们做好思想准备。

 

        3月10日下午,财务部第一个叫小林去领工资,小林回来后告诉我们,他得了80块钱。一听到这个消息,员工们开始闹意见,过来围住我不放,一定要我出面跟B总讨个说法。

        我告诉她们,说其实我们进入这个公司以来,都是闹过后才可以得到工资的,第一个月我们经理出面跟老总们闹过了,第二个月是主管们出面闹的,如今应该是你们员工自己出面了。

        B总听到员工们闹事,就跑到会议室里面来气势汹汹对着我嚎,说这件事情由我自己解决,然后就失踪了。我当时就奇怪了,这公司是我的吗?工资是我发的吗?凭什么又让我负责处理这样的事情?

 

        我和小莫经理核实了一下工资内容,知道员工们都是发80块钱,主管是160元,经理是213元。营业部的营业员和前台接待也都是160元。

        员工们纷纷闹着要造反,搬走店里面的东西抵自己应该得到的部分,有些人开始行动了。我苦口婆心地劝告她们,说老总不发工资是她们的素质问题、人品问题,是她们的错,我们都是读书人,应该明事理,不应该拿走人家的东西,如果我们拿走店里面的东西那就是我们个人的素质问题了,这样做跟她们又有什么两样。

        那一天下午,除了小林之外,所有的人都不去签字领取工资就回家去了。

 

        3月12日上午,我叫她们都按时回公司上班,有什么事情先去签字拿钱再说吧。

        早上的时候,B总又集中我们训话,说我们是一支没有战斗力的营销团队,不能跟公司谈任何条件,董事会讨论通过就发这么多钱,如果谁不愿意可以不领,不愿意做下去的人都可以离开公司。

        我真的弄不明白,人员虽然是我们招进来的,但是培训是你们负责的,你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又亲自带着营销团队,现在竟然说我们不能做事情了。我曾经不止一次跟主管们说过,我们下面的人如果不会做事情那就是我们管理层工作不到位,任何时候都应该先反醒一下我们做到了什么,为什么下面的人会这样做,而不应该去责怪下面的人。如今B总却是这样说所有的人,难道她没有反思过自己的行为吗?

        按照广州总部的业务流程,我们必须配备检测与理疗设备,还有专业的保健医生与专家、讲师,这样才有借口把老人们哄到店里面来推销健康消费卡。然而直到我们离开的那一天,他们都没有请到相关的工作人员,各种设备也没有能够到位。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枪支弹药的队伍,如何能够打胜仗。这些道理我不相信B总她们不明白,但是她们不想再投资,也许真的是没有钱投资了吧。

        开完会,B总又叫我们两位经理进她的办公室,问我们员工的情绪问题,还说公司准备不要这批人了,这样做是为了让她们尽早走人。再过几天广州总部就会派人过来,到时候我们两个经理就分在他们的人下面,当业务员。

        中午出来的时候,小莫经理问我还要不要坚持下去,我说现在明显是让我们自己走人了,还有必要再做下去吗?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有一天被她们开除了那就更加没有面子,不如从现在开始我们都不去上班了。

 

        员工们带着满肚子的怨气,一起到南宁市劳动监察大队寻求援助,在那边没有得到很好的答复,工作人员态度恶劣地叫她们自己去劳动仲裁处申请仲裁,说这种事情他们管不了也不想管。

        下午,她们又到南宁市的劳动仲裁处去咨询,得到的答复是每一个人必须先交360元仲裁费用,而且也不能保证能不能帮我们要回工资,没有交钱就不受理。她们问我怎么办,我说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每一个人都没有钱,让我们上哪里去找那360元。再说如果拿到了工资,减去那笔费用我们也拿不到多少钱,如果拿不到那就损失大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宁愿去绑架老板索取工资,也不愿意去申请劳动仲裁,法律是保护有钱人的,就算我们真的交了钱,她们那边请一餐送些礼,到时候吃亏的依然是我们。

        我们没有再去跟她们理论有关于待遇方面的问题,原先说好的招工有补助的承诺成为泡影,电话补贴也成为空话,所有应该发给我们的东西都不能够兑现,毕竟从进入公司到我们辞职,公司没有跟我们签过一份用工协议书,这样的公司这样的老板再跟他们混下去也没有多大意思。

        从那天开始,市场部所有的人员全体辞职,再也没有人留下来为她们卖命,我叫肖大侠过来把那两个大灵通拿回去还给公司,然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记

        写完这篇故事的时候,小石已经在别的公司上班了,肖大侠也离开了那家公司,营业部的营业员们已经走得差不多,据说财务部的经理也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辞职,后来还是被B总画的饼给迷住了。前几天听肖大侠告诉我,说这个公司一直没有能够正式开业,哄老人的活动也做不下去了,现在只等广州总部的人过来支援。

 

        进入这个公司以来,我自己开的公司就一直处于歇业状态,很多企业网站的单子都没有办法去接过来做,直接经济损失达上万元,当时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因为B总她们画的饼太好看了。

        三月中旬,是我搬家的日子,原来计划好拿到那一个月的工资我就可以搬家了,没有想到只领到了两百块钱,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变卖所有的家产,还不够我搬家的费用,如今身我的上全部银两不超过四百大洋。

        出来那么多天了,我一直在找房子,找下一个落脚点,直到今天都没有找到,在时空网发布的求租帖子自从被那些无聊的家伙说是炒作而投诉并被删除后,我再也不敢在上面发。

        一直没有能够给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同事们问个好,也不知道她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真的很希望她们一切都好,都能够找到一份如意的工作吧。如果当初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你们多多原谅,那个时候我也是不利己而为之。以后无论到哪,做什么工作,都要先看清楚老总们的为人,然后再做决定吧。

        【全文完】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36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