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许乾雷打工故事:就这样被人给煮了!(6)

作者:许乾雷2007-3-29 11:25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366)

        薪水风波

        元月下旬,公司为了方便我们市场部开展业务,在我们一再要求之下,终于同意给我们每一个部门配备一台大灵通。

        那天下午,小莫经理约了卖大灵通的业务员上门办理手续,和B总就费用问题谈了一个下午,临到下班的时候她说有急事先走了,让我负责处理这件事情。我把他们两个带到一楼,和A副总说B总让我买大灵通,让她付款。她大声地对那两个人说,我是这个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件事情由我负责,我说买才能买。我告诉她说是B总让我们买的,B总同意了。她不相信,就打电话跟B总核实,还说费用太贵了,公司不打算买,过几天再买吧。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让她这么一搅和,最后还是让我写借条跟她拿钱买下大灵通,而她则把那两台机子拿到她的办公室锁了起来,直到第二天我拿到发票后才拿出来让我们签定一份不平等的条约,说明机子由公司提供,话费由我们自己负责,不同意就不能领取。

 

        元月28日开业,这是B总告诉我的信息,让我做好开业之前的准备工作。另外还给我安排一个强制性的工作,要每一个业务员在开业当天,每人自己买一张价值198元的消费卡,美其名曰为自己开门红。这个任务让我无所适从,如果跟员工们宣布了,她们就会马上散伙,毕竟从十二月底参加培训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谁领取过一分钱的工资,而她们的待遇才是三百块钱,叫谁掏那198元都不会乐意,很多人已经为此付出了很多的公车费、电话费,有一些人已经走到山穷水尽弹尽粮绝的境地了。面对B总的无理要求,我采取了沉默,装做不知道一样没有跟员工们说,不知为何后来她们还是知道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改变开业时间了,当初我们去广州学习的时候,A总和B总就告诉我们说是元月18日正式开业的,后来不知为何改到了26日,现在又变成28日,再后来变成30日试业,元宵节正式开业,最后确定在3月18日正式开业,然而直到今天我们离开之后,那个公司一直没有正式开业。28日那天,几个老总在办公室开会,为了活动与开业的问题吵起架来,B总找不到支持者,就跑出来找我和小莫经理进去做她的啦啦队。看着她象泼妇骂街一样拍着桌子指着A总申诉她的观点,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会议开到最后没有一个结果,大家除了可以统一试业的时间确定在30日之外,基本上没有解决什么问题,大家各怀心事不欢而散。

        30日试业那天,B总要求每一个业务员都要约一个老人过来听健康讲座,然后卖消费卡,由于前期我们所做的工作都是跟老人要个人资料,比赛的时间一天改变三次,让那些老人对业务员失去了信任感,这一天她们约不到几个人。小邓和其他两位主管每一个人想办法各卖了一张卡,我和小莫经理没有买。A总为此大发雷霆,说我们不认真工作,办事效率低。

 

        2月2日,比赛活动正式开始,A总把我的人都调到会展中心的比赛现场,B总却要求我把人员安排在店内负责卖消费卡,这时候我身边只有小莫经理,小谭、小李两位主管了。我们每天紧张地安排节目的时间,一个一个打电话跟老人们核实。而我还得跑前跑后协调两边的工作。一方面要我保证比赛现场的人员安排到位,另一方面要求我必须把消费卡销售出去。我问B总,我应该听谁的命令,B总说听她的,她说了算。

        2月7日,B总再一次更改消费卡的销售方案,取消业务员的全部低薪,把提成提高到百分之十五,卡的面值再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整个销售流程一片混乱。按照广州总部的工作流程,我们必须先把老人约过来进行免费的检测理疗,预约讲座,然后才推销健康卡的。然而这几天,由于每一个人都想拿到百分之十五的提成,已经不分什么业务员和主管了,大家一起出手,见客户就上。

 

        2月10日是发薪水的日子,等待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业务员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那天下午,B总叫我和小莫经理进她的办公室,问我们如果主管的工资每一个人只发三百块钱她们有没有意见,我说那时候已经说好是八百块一个月的,怎么可以变来变去呢。我和小莫经理据理力争,说既然是公司约定的就不能改变,要不然她们都会有意见的。B总推辞说这个事情明天再说吧,我说了不算,要通过董事会讨论才行。

        那天下班之前的会议上,B总没有说什么话,当我还在台上讲话的时候,她匆匆忙忙地离开公司。不是说好今天发工资的吗?看到B总离开之后,员工们炸了窝。我只能一再保证,说领导说过的话是会兑现的,今天或许是她们工作太忙忘记了吧,咱们明天再领也不迟。

 

        第二天是星期日,员工们早早就来到公司,找我算帐,说我欺骗了她们。我和小莫经理紧急商量对策,最后把争取工资的艰巨任务安排给几位主管,由她们出面和B总讨教。

        在那间小小的客户部办公室里,一大帮美女包围着我,叽叽喳喳地吵得我心绪不安,说如果不是我当初把公司说得多么美好,她们不会进入这个公司,更不会在这里上当受骗。她们甚至打通了南宁市劳动监察大队的电话,咨询一些与维权有关的问题。我说我都尽力了,现在是主管们出面争取大家的利益,如果不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吧,你们都是我招进来的,如果拿不到钱我会为你们负责的。

        在主管们的强烈抗议下,B总最后同意在今天把工资发给我们,那天下午,在所有的人都领完薪水后,B总让我必须在员工大会上做检讨,说延迟发工资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是我不及时把考勤情况上报而造成的。为了给B总搭一个梯子让她爬下来,我无可奈何地做了一个违心的检讨,看着员工们信任的眼神,我知道她们不会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未完待续】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366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