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许乾雷打工故事:就这样被人给煮了!(5)

作者:许乾雷2007-3-28 23:42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393)

        不幸升官

        紧张而无聊的前期准备工作终于在业务员们疲惫的反感中结束了。

        元月上旬的最后几天,B总要我们带着队伍进驻民主路的店面,去搞清洁卫生工作。那时候,装修还没有完工,我们辛辛苦苦冲洗过的地板第二天又给工人们弄脏了,B总骂我们不会做事情,连个地板都弄不干净。

        由于一直感觉B总说话不算数,所以我们很担心在元月10日那天领不到A总原先承诺的工资。10日下午,B总叫我们三个经理去王府井,然后一个一个叫我们进去领取这个月的薪水,工资单上只写着600元。小C经理和她理论,她说我们还是试用期,按规定只能领那么多。下楼的时候,小C经理说不做了,这样下去我们都没有什么好结果。我说我们再跟A总提一下意见吧,或许他们还补发给我们呢。回到家后,我问肖大侠,这个月得了多少钱,肖大侠苦笑着说得了五百。我不再说话,因为我知道这回我们被人给煮定了。

        11日那天上午,A总叫我们去他办公室布置当天的工作任务,小莫经理顺便把我们工资的问题提了出来,A总装7说,我们当时不是说好试用期600元吗?那一千块钱的工资是正式聘用后才算的。因为没有签定什么协议书,我们当时和他理论不出一个所以然,心灰意冷地离开王府井。12日下午,我们提前给员工们下班,然后三个人在店门口商量对策,一致同意小C经理的方法,由他编写短信,三个人三台手机由他拿着同时发送给A总,然后一起回到我在金朝阳的住处等候信息。

        在路上,我不断接到A总、B总打来的电话,我不敢接,他们说回到家后商量好再接吧。我们刚刚回到家还没有坐定,B总的电话又打进来了,他们叫我接一下,看看是怎么个说法。B总问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说要过来请我们吃饭,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那晚,在万兴酒店里,B总和C总一起请我们三个家伙大鱼大肉地吃了一餐,并且承诺少发的那四百块钱星期一就发给我们。

        星期一早上,B总单独找我谈话,说我这些日子表现不错,准备让我升官做市场部的副总监,还给我画了一幅美好的远景图,说以后在公司还会有百分之五的股份,还可以提供住房。出来后A副总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表格,说填写好后公司领导对我们的工作进行考核,才可以决定是否还要聘用。小C经理说不见到钱我们都走吧,然后告诉所有的业务员,让她们全体散伙。我说先看一下这几天的情况吧,老总们答应的事情应该不会骗我们的。

 

        从这一天开始,业务员正式进入实战阶段,每天早上七点半开始,由主管带队去南宁市各个晨练站找老人们报名参加我们公司的比赛活动,一直忙到下午六、七点钟才可以下班回家。这一招只是为了弄到老人们的联系资料,方便以后哄老人们到店里面来掏钱买保健品。大赛的方案一直没有成型,A总让我们告诉那些老人们先做好准备,元月22日开始初赛。那个时间最终没有确定下来,从元月22日变成,26日、28日、30日、2月1日、2日。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活动,A总都没有弄出一套成熟的方案,让我们所有市场部的人员围着他瞎忙。业务员们一次又一次跟老人们确定比赛时间,不停地改动方案与时间让那些老人渐渐失去了当初的热情,说我们是骗人的。业务员们也开始对我们失去信任度,说我们经理不会安排工作,整个团队的精神状态没有了往日的生机。C总曾经这样问过我,你们的团队原来不是好好的吗?现在怎么好象没有精神了?我无言以对。

        南宁市有很多晨练站是设立在公园里面的,我征求过B总的意见,问能不能让业务员到公园里去展业,门票能不能报销,B总说就那两块钱的门票,由公司报吧。没有想到,后来她竟然说她没有答应过,那天小陈拿着门票去跟她报销时,她把我堵在财务部里数落一通,说我不应该乱宣布她没有同意的事情。

        这个活动,直到今天他们都没有搞完,那一天我们离开的时候,小石和肖大侠还在帮A总修改方案。

 

        星期四那天上午,B总找我谈话,说准备让小C经理离开公司,让我做好市场三部人员的思想工作,不要让业务员流失。我一个一个地打电话叫她们出来打预防针,让她们做好思想准备,不要为一些事情影响到工作情绪。

        星期日那天中午,在思贤路一家四川菜馆里,老总们请我们和所有的主管吃饭。这时候,B总说通过董事会讨论,同意让我升官,做市场部副总监。C总接过话题,说以后市场部女同志们一定要好好做工作,要不我这个总监会见谁监(奸)谁的,一时间满座哄堂大笑。在酒席上我被迫发表了几句就职演说,无非是些感激的话语以及努力做好工作的决心。灾难就此降临到我的身上,从那天起,市场部副总监的职务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工资不提,待遇不变,工作量明显增加。B总工作中所有的过错,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我夹在B总和员工们中间,一直被业务员们误解我是站在B总那边的。

 

        元月22日,B总跟我和小莫经理说小C经理考核没有通过,要降他为主管,我们一再请求她保留三部的建制,还是由小C经理来带,B总很明确地表态,说这是为了让小C经理离开公司而做的决定,无法更改,还让我如实在员工大会上宣布这一件事情。

        那一天,小C经理走了,我们也领到了那四百块钱,肖大侠没有份。我的心中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这之后如果B总再少给我们发工资,由谁帮我们跟她们闹去?!

        其实,在这之前,那位准备过来当我们市场总监的家伙早就被迫离开公司了。大战还未开始就先把将领给枪毙了,这算不算是一种失败?有没有影响到公司今后的发展?从迷信的角度来说,那是非常忌讳的。当然那是废话。

        【未完待续】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39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