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许乾雷打工故事:就这样被人给煮了!(4)

作者:许乾雷2007-3-27 23:59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271)

        招兵买马

        21日那天早上,我们跟B总提建议说要去广西人才市场招人,需要三百大洋就可以把所有的人都招过来了,B总同意了,叫我跟A副总拿银子去人才市场办理。

        星期六上午,我带着小邓还有小姑娘店长一起,按时到广西人才市场上班。当天是现场综合招聘会,前来找工作的学生很多。由于我们招聘的职位和人数比较多,很多人看到后都挤到我们展位来报名投档。其实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们只招业务员,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投档,不得不出这样的招数。

        那一天,现场招聘的单位也有很多,唯独我们的展位前面排着长队,这阵势把旁边那些招聘单位的工作人员都看傻了。这也是我多年来招聘工作中难得一见的风景,仅半天时间,我们就收集到两百一十份求职档案,并跟他们约好这两天等电话通知面试。

 

        面试是在星期天进行的,我们安排小邓她们两个负责打电话通知,而我们三个准经理们则装模作样地分布在那间小小办公室的几个角落。

        在这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应该给业务员什么样的待遇,主管又是什么样的待遇。听B总的意思是先不要告诉她们,或者可以跟她们说,业务员的工资待遇是六百左右,主管的工资是八百左右,提成另计。我和小莫他们两个把想要说的事情都对好台词,并且列出面试提纲。

        面试进行了两天时间,我们从两百多份档案中筛选出八十多份自以为合格的资料,最后才面试通过五十多人,让他们回家去等培训通知。我们把这批人员分为三个部门,小莫带一部,我带二部,小C经理带三部。

        那天上午,我基本上不参与面试工作,主要是负责协调一下他们的工作。中午时分,小陈自作主张去给我们每人打一份快餐,兑现A副总当初给我们许下的诺言。这样的好日子在第二天大打折扣,第二天中午,B总给小陈制定了中餐标准,每一个人不能超过四块钱,王府井附近找不到四块钱的快餐,我们一行十人从王府井一路走到中山路口,在那边的花溪王找到可以解决温饱问题的食物。第三天中午,A副总跟我们几个人说,原先承诺的午餐是加班的时候才有的,正常上班时间公司不提供午餐,由我们自己解决。这一个美丽的肥皂泡,到这个时候彻底破灭了,透过那个多彩的谎言,我仿佛看到我们在这个公司明天的命运。

 

        12月25日是我的生日,记得9日那天见面的时候A总亲口跟我说要为我过一个生日。

        那一天,我的第二位主管小谭正式过来上班,这位乖巧的小女孩,虽然刚刚从学校出来,却早在2005年跟我有过接触,曾经帮我们做过很多业务,做起事情来非常认真负责。

        下午,准备下班的时候,A副总集中我们训话,宣布圣诞节晚上的活动地点,并且一再强调今天晚上的活动是公司内部人员才可以参加的,不能带无关人员前往。这时,肖大侠还在打电话跟朋友说晚上在哪见面,A副总脸色难看地瞪着他,问打给谁,我用手捅了一下,肖大侠才万分不情愿地关掉手机。

        我的生日妻子无法参加,因为她不是我们公司的人。由于她们怕浪费门票,只买了三张,小谭跟着我们到欧迪门口后不得不自己坐车回家。

        后来听说那天晚上C总也在外面订有包厢,而且专门给我们买了一个五百块钱的蛋糕,最后无缘见到。老总们的意见分歧,注定了这家公司从此走向失败的道路。在以后的工作开展当中,我们经常发现他们当着我们的面象吵架一样开会。这应该是那家公司之所以失败的原因所在。

 

        早在我们去广州市之前,A总就跟我们说确定在元月十八号正式开业,这几天我才有幸陪着几个老总到店面,看到整个店里空荡荡的还没有装修,有几个工人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做事情。

 

        培训的事情一直拖到12月27日才确定下来,到那天我们通知业务员的时候,有很多人早就找到了另外的工作,而有些人由于等候的时候太久,也放弃了为这个公司奋斗终生的想法。按照B总的意思,我们每一个部门必须有两个主管,每一个主管下面必须有四个业务员。这时,我们只好把原来面试不过关的,以及报名应聘别的职位的人都打电话叫过来重新面试,骗他们说是你报的职位已经满员,还有业务员的职位你要不要做,以后看情况我们还可以再调整工作岗位的。这一招,又重新让我们的团队成员得到及时补血。

        培训是在七星路的一所私人培训学校进行的,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按惯例应该是由老总们介绍一下公司的基本情况以及员工的待遇,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首先是C总给我们做个简单的致词,然后是C总为了卖弄自己博学多才,自以为是的分析中国保健品市场,做为重点课题让我们学习,到最后是那位本来要过来当我们总监的家伙,给我们讲述老掉牙的与钓鱼有关的营销故事。特别搞笑的是最后那一天半的时间,他们请一个平安保险公司的高级讲师过来教我们怎么卖保险,弄得我们一头雾水,下课后有业务员问我,我们以后到底卖的是什么东东。

        第一天下午放学后,业务员们缠着我不放,一定要我解释待遇问题,还要知道培训期间到底算不算上班,有没有薪水可领。我按照当初B总的说法,告诉她们说业务员工资是六百左右加业绩提成,至于是百分之几的提成以后再确定,培训期间B总说是带薪的那应该是带薪的,按正常上班来考勤,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太随便。

 

        第二个培训阶段在明秀路的柠檬宿,那时候队伍开始减员,很多人由于不知道明确的待遇,都另择高枝,另谋高就了。在柠檬宿那间小小的会议室里,B总的有关待遇方案在业务员千呼万唤中终于浮出水面,业务员的待遇是500底薪加上百分之五的提成,不能完成任务的按百分比来享受底薪。还说培训期间不能算上班,没有薪水,用她的原话说就是没有叫你们交钱参加培训就算好了。

        下午放学之后几个主管紧急向我们反映业务员的情绪问题。我们和B总汇报了问题的严重性,当天晚上,B总在柠檬宿旁边的小巷子里,请我们三个经理在大排档吃火锅,把原来确定的业务员工资待遇改为第一个月固定底薪300元加提成,以后按责任底薪500计算。

        通过这一次风波之后,三部已经不剩下多少人员。
 
        【未完待续】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27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