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新年日记:新年的滋味为什么渐行渐远?(8)

作者:许乾雷2007-2-28 0:17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388)

        2月19日,喝酒、睡觉、吹牛,如此过年

 

        二姐全家都在今天回来了,这是今年第一批到我们家作客的亲人,中午的时候,我去叫嫁在本村的堂姐回来一起吃饭,堂姐说现在都不兴这个了,我去吃饭会被人家笑话的,我说我两年了才回一趟家,你就不能去跟我们吃一餐饭吗?姐说你回去吧,好好陪你二姐吃饭,那份情我领了。我可不能和小时候一样拉着堂姐回家,只好心事重重的回家复命。

 

        同事小赵早就在昨天晚上说好要过来看我的,姐夫他们进来后她的电话也跟着进来了,我急忙推出摩托车,去土湖街上接她。

        小赵家住下雷锰矿,是两个月前我把她从人才市场招到公司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都很强,好学上进,很讨人喜欢。

        我开着摩托车迎着村里人们诧异的目光把小赵接到家里,然后和姐夫一起开始杀鸡宰鸭,为午餐做准备工作。

        由于小赵是跟别人的车子过来的,没有太多的时间逗留,正当我手忙脚乱地把鸡鸭们弄死之后,带她过来的那些人就接二连三打电话来催促她赶紧回去。我无计可施,只能把她原样送回。

        这一件事情我知道我很对不起她,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等下回到南宁的时候再给她“补课”了。

 

        二姐的小孩出生已经有几个月,我一直没有机会回家,小家伙特别好动,看到我的时候就想扑过来让我抱,我高兴地接过来,不料却后悔不迭,原来他看上的是我明晃晃的眼镜,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抓到了手中。

        小孩子的名字就是等我回去再起的,原来帮他起好的几个名字都被否决了,说是跟同村的人同名,这点恰是农村人起名字的避讳。

        不用说我今天必须完成这个作业了,毕竟村里好多小孩子的名字都是找我起的,我是这座小山村中走得最远的学子,在村子里说话还是有一定的份量。同样的故事在晚上的时候再次发生,邻居知道我回家后也过来让我帮他们的小孩子起名,我绞尽脑汁翻了几遍新华字典才把她打发走。

 

        陪着姐夫喝了几大碗土茅台,然后把起名的作业完成后,我躲到房间里去睡觉,直到晚上才起来吃饭。

        醉生梦死的过年生活真的很无奈,很多应酬我必须要去,很多酒我必须要喝。

        还好晚上没有人知道我正好闲着,要不又要被他们拉到酒桌旁边去了。这一夜无聊,陪着妻看了几集电视连续剧。这是我在回家过年几天来最自由的夜晚。

        这一夜,没有爆竹声也没有猜码的声音,感觉真的很好!

 

        晚上,趁着看电视的时间,母亲又在我耳边提起房子以及儿子的事情,说我年纪大了,再不做打算就老了,我吱吱唔唔,不敢做正面回答。那些话我听得太多了,已经习以为常。

        我不是一个不孝的儿子,在各个方面都非常愿意遵循母亲的意愿,如今却是难以适从。
        【未完待续】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388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