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新年日记:新年的滋味为什么渐行渐远?(6)

作者:许乾雷2007-2-26 7:28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442)

        2月17日,过大年,找不到快乐的感觉

 

        今天是除夕,大年三十。

        我和妻早早就起来,和母亲把家中最大的那只鸡捉起来处理。这就是今天晚上年夜饭的主菜。

        母亲是个勤快的人,去年还硬撑着多病的身体下地干活,说要多种点稻谷,以后我们混不下去回家的时候还有饭吃,后来我们姐弟一再坚持让她休息,她才不情愿地把家中的牛给卖掉。她每年都会养些鸡和鸭,以备我们回家的时候用得着。所以往常我们回家都不用操心买菜的事,在这方面母亲想得比我们还周到。

 

        侄子嚷嚷着要吃棕子,母亲从锅里捞出一只棕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解开绑在棕子上的那些绑线,剥开棕叶,看到里面的棕肉都熟透后,她才放心的让侄子吃。

        新年开棕子在我们那边有一个风俗,据说新年打开的第一个棕子必须是熟透的,如果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的米还是生的,这个人在这新的一年当中就会倒大霉了。所以母亲每年都会抢先打开第一个棕子,她说我们出门在外,希望我们都有一个好的兆头。

 

        中午,我陪妻去她家吃年夜饭,上映街上的人吃年夜饭都是很早的,很多人在两点钟的时候就吃了。妻在街上买了门神,吃完饭我们就回家了。

        这时候,街上的爆竹声渐渐多了起来,我开着摩托车一路急驰,途经的各个村屯只听到稀稀落落的爆竹声,一眼望去村头没有几个人影,各家门前找不到一点火红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