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许乾雷的博客广告,打翻了谁家的酱油?

作者:许乾雷2007-1-4 0:01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250)

        沸沸扬扬的博客广告口水大战终于在时空网的首页消失了,就象时空论坛上的帖子一样一下子沉到了下一级的页面,遗忘在时空博客最深的记忆当中,成为互联网上一道挥之不去的印记。
        公元2006年12月8日,是一个值得我永远记住的日子。因为就在这一天,幸运之神第一次降临我的生活,我的时空博客给我带来了开通博客以来第一笔广告收入。那一千块花花绿绿的票子,写满了我165个日日夜夜的艰辛与坎坷,飘荡在时空网民们惊愕与恐慌的吵闹声中,堂而皇之地登上时空网的首页。
        关于贝比酒吧、关于许乾雷以及博客广告的故事,经过那个叫凌陈的《当代生活报》的记者用他生花的妙笔,引爆了一个本来并不怎么起眼的事件,永远定格在2006年12月10日的报纸中。那一天,我离开了南宁,奉命去广州市取经,筹备一家全新的公司。整整七天的时间,我离开了电脑,离开了网络,对于这期间时空网发生的故事一无所知。
        十二月下旬,我从广州市回到南宁,刚刚登录时空网首页,就看到了很多针对许乾雷与博客广告的言论,看到很多我一向很尊敬的时空名人们在这个时候满腹牢骚满嘴脏话,完全忘记了小学老师的教诲,很难想象当这些不大好看的词语从他们的犬牙交错的嘴里面吐出来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奇观,会不会看到九种颜色的彩虹。很多所谓的正人君子,很多真正的时空名人们,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时刻,表现得比我们乡下街边每次五块钱的老女人们还要清高:钱是什么东东?老娘我不需要,虽然我不是很有钱!
        许乾雷这三个字以及博客广告的字眼,就如洪水猛兽,吓得那些名人们躲在被筒里,费劲地跟幼儿园小朋友玩积木一样拼凑着低级的词语,把“恶心”、“下贱”、“卖淫”连同他们高贵的头颅一起,摆上时空首页。
        我不知道,我许乾雷的博客广告到底打翻了谁家的酱油,为什么会引来如此多的仇恨,让那些原本文明的人们一下子失去了本性。
        十二月下旬的某一天早上,我到东葛路办事,顺便进入一家文印店花五毛钱的人民币买了一把小刀,以备防身之用。法律规定我不能扛着大刀在路上走,但是我不能不为我的人身安全负责,时空网上那么多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的名人们,如果不幸被他们在路上碰到,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二锅头是不敢再喝了,也不敢独自一个人在邕城的深夜里走,更不敢再在时空论坛上灌水,被人踩的滋味确实不是怎么好受。
        本来以为可以安心地从2006年的最后几天逃难,没有想到却被《华声晨报》、《南宁晚报》、广西电视台盯上了,像通缉犯一样被抓到报纸和电视上示众,这一个灾难一直延续到2007年1月3日晚上的电视节目中。那天晚上,我那个常年在外面跑的表弟从玉林打通了我的手机,问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为什么会在电视上看到我,害得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才好。
        写下这样的文字我不是为了什么,也不敢对曾经骂过或者准备骂我的人表示抗议,毕竟大家都是文明人,还不是禽兽,没有必要刀兵相见。平安无事就好,因为我还想过好这个春节。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250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