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故事:偷来的心病

作者:许乾雷2006-3-27 12:18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319)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那一年,我11岁,在本乡上初中一年级。
        农村中学的课余生活除了打球还是打球,是很单调乏味的,学校的图书室里翻来翻去也就是那几本破旧的书,早没有什么看头。于是,我便千方百计百计千方地到处去找书来看。
        我的同桌是个外乡人,一个文文静静、说话害羞的男孩子,名叫陈宇,大家给了他一个外号:叫“芋头”。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胖小子,名叫赵兴,是本校副校长的小公子。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中间。
        那一天上午,第三节是英语课,小个子英语教师正在讲台上叽哩哇啦地说洋话,让我们这些刚接触英语课本的学生如坠五里雾中,无所适从。一屋子的孩子或窃窃私语、或搞小动作,有的甚至偷偷地在照镜子,还有的干脆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我也手痒痒的,就和“芋头”在书桌底下用手指猜起了大小,唯独赵兴端端正正地坐着,一副听课很认真的样子。
        我觉得他很会装模作样,就偷偷地撕下一点草稿纸,捏成一个小团,伸直身子,把它丢到了胖子的衣领内。受惊的赵兴一激灵抖了一下身子,艰难地伸手在后背上搔了几下,然后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嘴里还轻轻地嘀咕一句什么。
        这时,我才发现,在他的书桌里还有一本打开的书,不厚,就跟课本一样大小。
        “喂”,我踢了一下他的椅子:“你看的是什么书?”
        “《故事会》”。胖子头也不回。
        “能不能借给我看一下?”
        胖子头也不回,继续埋头看他的书。
        我一时气上心头,决定白拿白看:偷了那本书。
        整个上午,《故事会》这个陌生而又神秘的书名一直在我的脑海中闪现,那本打开的书以及胖子那不屑的模样总是在我眼前晃动,以致于我连中午都吃不香、睡不着。
        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体育老师让我们围着操场跑了几圈,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
        我因掂记着那本《故事会》,就一溜小跑进了教室,前前后后把整个教室看了几遍直到确认教室内外连个鬼影也没有时,我才下定决心,义无反顾地开始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偷书行动。
        我小心地走到赵兴的书桌旁,把他的书一股脑儿地全搬到了桌面上,三下两下就把那本《故事会》翻了出来,藏进了后裤袋,连卷带塞地把他的书弄进了书桌。
        正当我慌慌忙忙地跑出教室时,一不小心撞上了“芋头”,他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响声。我恼怒地把他的妈妈骂了一句,急忙跑回宿舍,躲在床上装起病来。
        我让同宿舍的班长帮我请了半天的病假,拿一只装满水的塑料桶顶上门,迫不及待地躺在床上翻看自己辛辛苦苦弄来的胜利果实——《故事会》。
        我就这样在《故事会》精彩的世界中游历了一个下午,跟书中的主人公一起同悲同喜。
        上晚自习时,我来到教室,看到“芋头”的座位空空荡荡的,正要问旁边的同学。
        只听见前面的胖子赵兴正和他的同桌邓伟说话。那得意的声音终于使我知道了“芋头”不见的原因:原来,也是下午第一节课时,胖子到教室找他心爱的《故事会》时,才发现那本书早就不见了,就问当时正在看书的“芋头”。生性害羞的“芋头”红着脸说不知道,致使胖子一口咬定是“芋头”偷走了他的书。于是,大块头的胖子轮起拳头将“芋头”陈宇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受尽委屈的“芋头”只好跑回了十多公里外的家。
        第二天,陈宇没来。
 
        一连几天,“芋头”的座位还是这样空着,直到我们毕业离校。
        后来,我才知道,因为那本《故事会》的事,他被赵副校长声色俱厉地训了一个上午,并且让他自动退学回家。
        那一件事,象一丛野草,疯长在我的记忆当中,割舍不掉、抛却不开,成了我的一个隐私、一块心病。
        直到今天,那一本《故事会》已随着岁月的流逝丢失在的我人生里程,只有陈宇那文文静静的身影还在我的梦境中出现。
        陈宇,你现在还好吗?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319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