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我来自砍手党的家乡

作者:许乾雷2005-2-19 22:26分类: 散文随笔 浏览:(153)

一个上映人眼中的温江人
 
◎许乾雷
 
前言
   
本来我不想写下这篇文章,不想让外人知道我们家乡的真实面貌,然而,看完网易上那么多评论之后,我觉得我不写是不行了,毕竟我还是有良知的中国人,不想让事情的华丽外表迷惑那么多关心关注我们家乡的国人。也许这一篇文章会触动一些人的神经,让一些人觉得反感,在这里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野蛮愚昧+落后无知=“砍手党”发源的根源所在
 
温江人,在我们天等县上映乡可以说是野蛮的代名词!

在我们上映乡,提到温江,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温江人的所作所为,想到温江人的大刀、砂枪,想到与温江人有关的那些血淋淋的故事……

温江人自古以来就有打群架的“传统美德”,族与族之间、屯与屯之间经常会爆发血腥的故事,打架斗殴,拿刀砍人那更是家常便饭。如果有哪一天,你碰到一个很和气的温江青年人,那才是怪事了。

温江人总体来说还是很团结的,特别是在对外打架斗殴的过程中,温江人都能够团结全族乃至全村的人一致对外,如果在村里有哪家不愿意合作的,他们便群起而攻之,用各种非法手段先处理好内部的问题,比如:扒田埂、砍庄稼甚至用石头砸那家房上的瓦片……

打架的时候,他们通常是青壮年的拿着武器冲在前面,年老的,妇女的就各自组成担架队,抬着箩框去救下挂彩的伤员……

这时候如果有谁不幸受伤或者被执法机关抓住了,他们全村人都会按人头捐款,去救治伤员,或者派出代表到上级去走关系把被抓的人解救出来。

很小的时候,我就在大人的聊天中听说过温江人的砍马刀、铁尺。印象中的温江人总是那么的凶狠,直到后来参加工作了,接触过的温江男学生没有哪个能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记住的还是他们带到学校来的那一把比一把长的砍马刀,以及那些在他们看来习以为常的口头禅“砍死你!”

在上映,如果你不幸成为温江人的敌人,那你的好日子就算是过完了,温江人向来是不讲道理的,只要确定了敌对的村子,那个村不管是男女老少都是他们报复的对象,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是让他们看到你是那个村子的人,他们身上所有的大刀都会向你以及和你走在一起的人打招呼。
 
教育滞后+读书无用论=“砍手党”法律观念的淡薄
 
教育滞后,这个在全国农村最普遍的问题,也许是记者用来解释“砍手党”成因的最好的托词。

在我们上映乡,农村的基础教育也许不会是全国最落后的地区,但是却成为“砍手党”滋生的最有力的证明,这不得不说明记者采访的片面性。

其实,读书无用论的思想,在温江以至整个上映乡来说,都是普遍存在的。

在温江,最近几年曾经流传着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故事:有这么一个人,全家辛辛苦苦地把家里唯一的女儿培养成中专生,原指望女儿能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以便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不料女儿毕业后,恰逢政策改变,没有了分配指标,家长又没有钱去走后门,女儿无奈只好去广东打工。过年的时候,女儿为了给父母一个惊喜,就把热恋中的男朋友领到家中。谁知那父亲一见到女儿如此开放,心里上承受不了,自己去买来几斤白酒闷头大喝,最后竟嚎淘大哭起来。此后他逢人就说后悔让女儿读书,用了五万元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这个故事初听到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好笑,如今再细细回味之中我心中压满了沉重的悲伤。后来,我们每年春季学期去家访、动员失学的学生回校时,都会经常听到这样的故事,那些有钱有能力供孩子上学的家长都以这个故事为自己的孩子失学做注释。

读书有用吗?读书人一年的工资都抵不上挖一个月的矿,不够一个人在城里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不读书的人在广东照样可以找到好的工作,读了书的人倒是有好多流浪在城市的街头。
读书还有用吗?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在这个靠金钱和关系行走的社会里,我们读那么多书来有什么用呢?这就是农村人的思想,也是整个中国农村基础教育的现状,是人类的悲哀,是对教师这个职业的质疑!

上映乡的教育现状主要表现如下:每一年春季学期,上映中学都会有好多学生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失学,他们一部分是家中确实没有钱再继续读下去,一部分是跟亲人去广东打工,还有一部分是受到读书无用论的影响。上映乡各村小学的上学率也不容乐观,每年上映中学按指标录取的学生如果全部都要还不能完成招生任务,更谈不上什么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了。
在这方面,有钱的人不给读书,想读书的人没有钱读,虽然每年都会有一些好心人捐资助学,但是对于贫困的上映乡人来说那毕竟是杯水车薪。

因为不读书,因为没有文化知识,因为不知道法律的界限,生性野蛮的温江人就这样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成为雄霸一方的地主。没有谁敢惹,没有哪个敢说,“出门不带四两铁就不算男子汉”是他们的口头禅,平时出门,他们青年人必随身携带砍马刀、砂枪,一旦发现情况就会一拥而上,抽出身上的刀直至把对方砍到动弹不得。按照他们打人的惯例,打人必须打残,这样对方以后就没有办法报仇了。

同样是教育落后、知识缺乏的上映乡其它村的农民,为什么他们就不沦落为“砍手党”呢?
 
不思上进+追求享乐=“砍手党”形成的意识前提
 
常常听到去广东打工回来的温江人这样说:“我们去广东都不用进工厂打工,白天睡觉,晚上出来玩的时候就可以找到钱了。”听他们说,城里人特别怕死,一把刀架到对方的脖子上,都不用说什么话,他就乖乖地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了,有时候运气好一个晚上可以弄到成千上万块钱,这总比进工厂打工的好,进工厂一个月才那么几百元,都不够一个晚上的花销。

好多温江人本来是在家挖矿的,后来听到去广东可以不用干活,又可以挣到大钱,出门有车开,去玩有美女陪,生活好过当干部。好多人就这样上了贼船,成为了“砍手党”的一员。
他们开的车都不用去买,因为那都是抢来的,而且相隔几天就换新车,好车,平时出门看到有哪辆车比他们开的车好,他们就尽量想办法去制造事端,让对方的车碰上自己的车子,然后就叫那个倒霉鬼把那辆车“赔”给他们。

正是由于享乐思想占据了他们的整个意识形态,成为他们生活追求的最终目的,再加上温江人特有的凶残本性,才使他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治安混乱+帮会习气=“砍手党”存在的社会背景
 
因为温江人本来就有打群架的传统,在多年的打架斗殴中形成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群体。到深圳这个刚刚兴起的城市,经过各种风气的交汇融合,形成了他们自己的管理体系。
他们以深圳市公明镇为主要活动基地,以抢劫作为经济的主要来源,在深圳市所辖的那几个乡镇都有他们的人员到汽车站、收费站收保护费。

2004年3月,我因事去广东深圳,在松岗等车回天等时,有幸见到他们中的一个成员到车站收保护费,看到司机们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把钱递给那个人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过后才知道他就是来收钱温江人。

曾经有一年,天等的长途客车都没有去广东,据说就是温江人太厉害了,霸占着车站收费太高,后来天等的客车司机就拉了几车人下去和温江人大干了一场,弄得两败俱伤。

深圳市的社会治安不可以说不好,但是那些小镇的社会治安却是非常地混乱,车子象疯了一样到处乱飞,联防队员抓人根本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小偷小摸那不过是小孩子干的事,抢个人杀个人那都不能算是什么新闻。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外地到深圳谋生的人如果没有一定的势力就无法站住脚,这就促成了温江人结成帮派,于是,“砍手党”便应运而生了。
 
靠近越南+亲人纵容=“砍手党”躲避追捕的捷径
 
上映乡温江村,地处广西西南地区,距天等县城40公里,离中越边境仅30余公里。

因为靠近越南,我们边民和越南边民所说的土语又是非常的相近,还有好多人和越南边民沾亲带故,往返越南一般都不用办理什么出入境手续,就象去娘家一样容易。

这样一个特殊的地域环境,给犯罪分子提供了很多外逃的便利条件,我们这里经常有一些在境内犯事的不法分子,跑到境外去躲避公安干警的追捕。因为他们在境外有亲人和朋友的庇护,出境后被抓获的机率几乎等于零。
 
后记
 
看完这篇文章你们也许会说我分析和不够全面,如果事实真的如我所说,那记者去调查的时候会得出“他们在家都是好人啊”的结论呢?试想,如果你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民,面对那个上级带下来的记者,你敢说他们的不是吗?报道中有这么一段“温江村在2004年没有一宗刑事案子,整个上映乡在2004年只有不到十宗的刑事案子。人口40余万的天等县自2000年来,连年被评为广西或崇左市的社会综合治理模范县”那些为非作歹的人都不在了,当然就没有什么刑事案子可言。“一个夜不闭户的淳朴乡村缘何成了悍匪的故乡?”也许就是那篇报道想要说明的一个观点,你们读过书的人都会知道,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正如记者所言,那么贫穷的地方能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去偷盗呢?家徒四壁的景况还用去闭什么户?我就记得我们上映中学老师就被温江人偷走了一辆摩托车,在我们查出了以后他就跑去广东了。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15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