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乾雷个人图文记录


国人毕业群像:50后深情“送战友” 90后别样致青春

作者:许乾雷2015-6-21 0:31分类: 媒体报道 浏览:(732)标签: 许乾雷 毕业 回忆

2794315230.jpg

        1978年,蔡明考上阜新矿业学院(现为辽宁工程技术大学),1982年毕业后被分配至黑龙江双鸭山矿务局工作。这张全班合影的毕业照,题头为“相会于2000年”。秉持这份邀约,18年后,全班聚会,40人的集体,有33人从天南海北齐集母校。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7294318470.jpg

李克实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被分配至河南南阳内乡县,任公社管委会秘书,图为其毕业前与同班好友在学校大礼堂前留影。克实说,当时大都是黑白照片,这是他和同学们首次拍摄彩照合影,大家看到照片后都很高兴。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编者按: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2013年夏天,699万的毕业生大军将集体告别自己的大学时代,他们中,90后再度以绝对主力的阵容集中“上市”。感伤与憧憬、搞怪与自嘲,当一张张毕业照片从大学校园传出后,也在社会中引发一阵“致青春”的全民回忆。

虽逢“史上最难就业季”,但面对校园与社会的割裂,梦想与现实落差,如今毕业的90后和曾经毕业的80后、70后,都同样经历着一个刚出校园的年轻人敲打社会大门的无力与彷徨。初入职场的稚嫩,毕业爱情的考验,独立生存的起步,这些“毕业阵痛”正是每一代年轻人必须经历的成长体验。

中新网北京6月27日电题:国人毕业群像:50后深情“送战友” 90后别样致青春

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合欢花开花落,又是一年毕业季。在这个青春散场的季节,因为别离,所以刻骨。从手端国家“铁饭碗”的50后唱《送战友》、吃大会餐,到扎堆考研逃避就业的90后搞怪毕业照、举行校园婚礼,半个世纪以来,国人毕业群像可谓波澜壮阔,勾勒并见证着一代代中国学子的求学梦。

50后几无就业生存压力 毕业唱《送战友》吃大会餐

“小学四年级开始停课闹革命,一闹就是十年。22岁才开始接受高等教育,知识水平却相当于小学没毕业,高考时不知什么是勾股定理,没听说海伦公式。因为批林批孔,克己复礼背得烂熟,同时也学到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更记住了‘进则救世,退则救民,不能为良相,亦当为良医’。”今年57岁的蔡明回忆道。

1978年,蔡明考上阜新矿业学院(现为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此前一年,中国恢复中断11年之久的高考制度。是年,570万考生走进高考考场。1982年,恢复高考后的前两届大学生步入社会。其中,蔡明被分配至黑龙江双鸭山矿务局工作。

“当时的毕业生,一切命运都在学校和老师手中,没有自主择业权利,都是组织分配。又刚经过文革,人才急缺,完全不存在就业难的问题。”与蔡明同年进入大学的李克实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被分配至河南南阳内乡县,任公社管委会秘书。

“吃皇粮的,生活上没压力,回到老家,出门给亲戚拜年,奶奶会叮嘱,‘你不用给他们下跪拜,你是头顶明玉的,鞠个躬就可以。’”蔡明回忆道,“其实,就是范进中举的待遇。”

数十年的时代变迁,不仅体现在就业与生存压力的迥异上。与90后搞怪毕业照相比,50后的毕业照可谓中规中矩,一张站姿传统的黑白照是这代人的集体记忆。“相会于2000年”,这是蔡明毕业照上的主题,与入学时集体照上的“腾飞于八十年代”遥相辉映。

“当时基本没有毕业典礼,只发了学士证书和毕业证。那届历史系140多人开联欢会,我唱了《送战友》,同学手风琴伴奏。系里的书记和同学在一起吃大会餐。”“整天饿肚子”的李克实对这顿“不要钱的饭”印象深刻,“有米饭,有馍,七八个扣碗炒菜。”

蔡明对毕业典礼几无印象,但对校园爱情记忆犹新。当时,同学年龄跨度之大实属罕见,全班十二生肖俱全,最大的入学时31岁,最小的仅15岁。大龄青年要谈恋爱是自然的,可校规禁止,因此,一些听话的同学,毕业后用一首诗慨叹,“生逢时乖晚成材,限制人口晚恋爱。发奋治学晚结婚,晚得儿孙晚称尊。晚思国事晚励志,修身齐家晚中治。晚中算得不晚账,建业报国都赶趟。”

与蔡明学校“谈恋爱需大家掩护”有所不同,李克实所在学校则相对较为开放,但他表示,大家对此都比较慎重,“寝室一共11个人,其中两个有女朋友,最后毕业都结婚了。”

B894322600.jpg

这是70后千岛毕业时与“铁哥们”的留影,当时,他是学校广播台台长(左一),往右依次是学校学生会主席和书画社社长。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6694324127.jpg

董亚峰2003年本科毕业时,正值突如其来的非典肆虐,人人佩戴的白色口罩成为显著标识。图为该校电子992班五名女生,对此,董亚峰说,这张图寓意为,“面对非典,我们仍然满怀信心和期待,走出校园,走向社会。”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曲越摄

60后毕业生续端国家“铁饭碗” 70后择业渐趋多元

“与50后一样,我们也不存在就业难之说。接到录取通知书,就等于端到国家‘铁饭碗’。”1963年出生的陈平,1981年毕业于福建晋江地区泉州师范大专班(现为泉州师范学院)。他说,当时大家思想都很单纯,也不懂得像现在这样“找关系”,一般就是等着国家分配。

“1993年7月,我从南宁地区技工学校毕业,正赶上国家分配的末班车。” 1974年出生的许乾雷说,那个年代,无论是技工、中专还是大学毕业生,都可以分配到工作,没有太大生存压力。

许乾雷回忆道,自己毕业时有四个地方可供选择,一是电力部北海技术培训中心(海珠宾馆),二是广西电力工业局招待所,三是广西区粮食局招待所,四是回原籍学校工作。“由于前三个都不是正式分配,所以我就去海珠宾馆工作一个月,拿到千元左右薪水,然后带着档案户口,服从组织安排,回到广西天等县上映中学。”他说,这份工作月薪是172元。

“那年我19岁,一个人扛着行李从南宁风风火火赶到人生地不熟的北海。那段日子,感觉每天的阳光都是灿烂的,因为终于结束学生生涯,可以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帮助家人。”许乾雷说。

和许乾雷一样,毕业后,遵从国家分配的陈平也成为一名教师。两人的相似之处还在于,当了约10年教师之后,两人都转了行,许乾雷现在是一家地方新闻网站的编辑,陈平则成为当地一名副镇长。

其实,许乾雷的毕业经历并不能代表70后一代人。因为在其毕业之后,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末,大学生包分配制度渐被市场打破,择业走向多元,考研渐渐流行,出国、考公务员也成为部分人的选择。

“我们的毕业典礼是有统一模式的,全体毕业生坐在操场上,校领导在台上讲话。”不过,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是会后聚餐。“费用是学校出的,那天晚上可以随便大吃大喝。我们这一届毕业生后,再也没有毕业聚餐了。”

“那时候的恋爱比较保守,约会无非是拉拉手说说话,绝对不敢像现在年轻人一样乱来。”许乾雷回忆说,校长在全校大会不止一次强调不许谈恋爱,说“我们这个年纪不懂恋爱,只能乱爱”。就这样,很多情侣成了“地下党”。

“那个年代我不懂爱,每天只知道看书写东西。当时有个同校女生对我有感觉,常帮我打水打饭,毕业离校那晚,我们两个见面,坐在校楼梯上,也不知道说什么,更不敢做什么,记忆中连手都没碰。”他说。

8594329187.jpg

林燕燕2004年毕业,当时因为2003年非典“后遗症”,学校认为库存的学士服存在病毒隐患,不同意这一届的学穿学士服,可没有穿学士服的毕业照总觉得有些遗憾,为圆同学的毕业梦,经班干部多方努力,才有了这张珍贵的全班毕业照。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张庭场摄

1A94333633.jpg

朱倩2012年本科毕业,图为她与好姐妹的“搞怪”毕业照。对此,她解释说,“和我朝夕相处了四年的姑娘们,每个日日夜夜里,我们谈论着爱情、理想、人生与未来。我庆幸自己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你们,后来明白,因为有了你们,那就是最美好的时光。”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天之骄子遭遇现实冰冷 80后90后别样致青春

“所谓大学,就是管理监狱化,素质流氓化,Kiss公开化,消费白领化,上课梦境化,逃课普遍化,寝室网吧化,补考专业化,学费贵族化,论文百度化,近视全面化,食堂饲料化,求职梦想化,毕业失业化,就业民工化。”这是近年来网络流传的一个段子,因对80后、90后大学生的极端描摹而引发共鸣。

与一毕业就端上国家“铁饭碗”的50后、60后、70后有天壤之别,因大规模扩招等,自80后开始,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一直面临愈发严峻的就业形势,“毕业即失业”成为一些人的现实困境。

“第一次进招聘会,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就像春运挤火车一样,人群推着你往前走。但一圈挤下来,手上的简历却没送出去几份。”2004年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的80后刘鑫回忆说,究其原因,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非工资高、待遇好的大公司不去。所以当时流传一句话,“1999年进大学,我们有什么错?”

其实,与此后数年尤其是2013年相比,2004年的就业环境已是相当乐观。近年来,在就业重压之下,越来越多毕业生选择了逃避,或考研,或出国,或考公务员。

其中,考研这一被视为“起码可以缓刑三年”的出路,正越来越受追捧。据中国农业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生朱倩介绍,当年班里将近半数同学选择考研。2013年,699万毕业生涌入社会,遭遇“史上最难就业季”,在此背景下,考研人数比例再度攀升,中国政法大学本科毕业生王颖和北京师范大学陈娟均表示,班里绝大多数同学选择了考研。

“这已经不是一个大多数人都可以做梦的年代,有梦想的变成了少数。”陈娟认为,严峻的就业压力、高昂的生活成本,使得大学毕业生生存压力陡增。有观点认为,当下大学生太过物质。物质与否另当别论,但高校毕业生求职越发现实,却是不争事实,挤破脑袋考公务员,图轻松求稳定,越来越成为共识。

不可否认,80后是中国高校毕业生的“分水岭”,除就业生存压力骤变之外,恋爱观也发生巨大转变。刘鑫回忆说,恋爱不再需要保密,同居慢慢开始被接受。虽然接受了很多新鲜东西,但爱情还是很纯真,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因为家庭背景和金钱,只是因为爱情。“恋爱很高调,结婚更高调。”如朱倩所言,90后的恋爱观则更为开放。

此外,近年来,夸张毕业典礼、搞怪毕业照、天价谢师宴、另类求职等诸多致青春的别致方式,也频遭诟病。其中,搞怪毕业照一度引发争议,对此,陈娟说,“我们只是想留下自己与学校、与同学在校园里美好的回忆,只不过是以一种特别的、难忘的方式。”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刘鑫说,这是80后缅怀青春的一首歌,与之相比,90后则更为淋漓酣畅,也正如他们的言行一样,“高唱着《离歌》的我们会笑,自然也会流泪。”(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马学玲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 blogger

已有 0/732 人参与

发表评论:

Q Q号码(必填):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欢迎订阅铁笛斋 - 许乾雷个人门户

欢迎关注许乾雷微信公众号哦~